【盾冬】長途伴侶

關於隊長跟巴奇在黑豹後跟復聯3之間的妄想,坐等黑豹跟復聯三後出來打我臉XD

簡單說就是一對長髮鬍子亂糟糟老夫夫牽手行遍天下的一小段溫情甜文

短短的鬍子肉有(。

完整可看AO3


 

___

 

 

 

人來人往、熙熙攘攘的熱鬧城市街道上,沒有人會特別注意到史蒂夫跟巴奇正一前一後地牽著手走在群眾之間。

他們的腳步自然,不急不緩,服裝及外表算是整潔,遠說不上是蓬頭垢面,棒球帽下兩人皆是髮長及肩,只用了素色的髮圈隨意紮起,下巴蓄滿了鬍鬚,乍看之下就是到處可見的普通青年背包客。

由於他們頭上都戴著棒球帽,帽沿壓得極低,遮住了鼻梁以上,再加上他們的外表,特別是史蒂夫都與過去在大眾面前的形象相差甚劇,所以完全沒人認得出來在人群中緊握彼此掌心、身後揹著背包的青年就是一年前銷聲匿跡的美國隊長以及他的友人。

兩人來到了十字路口處,行人號誌燈剛從黃轉為紅燈,於是他們停下了腳步,一起並肩站在路口等待。

望了車流一會,史蒂夫轉頭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旁的巴奇,正好與對方望向自己的灰綠相望,巴奇溫柔的微笑令史蒂夫內心一動,加強了握住巴奇手掌的力道,將頭轉回前方,壓低了帽沿,卻掩不住泛紅的臉及嘴角微揚的笑意。

盡管他們算是在四處流浪,但史蒂夫的心卻很輕鬆自在,甚至可以說是幸福了,透過掌心所感受到的巴奇的確切存在帶給史蒂夫的踏實安心感,是他已許久未曾感受到的溫暖。

半年前巴奇還睡在瓦干達特製的冬眠艙中,而史蒂夫在救出了山姆他們之後,就獨自一人四處尋找能幫巴奇解除腦中九頭蛇洗腦程式的方法,並不時關注著美國的狀況及世界各地的情勢。

當他接到訊息,瓦干達內部有針對帝查拉的反對勢力聯合軍火商試圖威脅帝查拉的王權而緊急趕回瓦干達時,原本應當沉睡著的巴奇已經意外在戰亂中被喚醒,並且在帝查拉的安排下安裝了特別量身訂製的全新仿生手臂。

於是在他們兩人聯手幫助下,帝查拉及他的部下很快就打倒了引起此次紛爭的亂黨。不過他們也得知了原來瓦干達早就有部分人士對於帝查拉幫助史蒂夫藏匿巴奇感到不滿,即使巴奇並不是真正親手殺害前任國王的兇手,但再怎麼說如果不是復仇者聯盟,他們敬愛的先王帝查卡就不會死亡。

所以許多瓦干達的臣民並不能理解為何帝查拉會幫助並保護不管以美國政府為首的聯合國機構還是以九頭蛇殘黨為首的地下邪惡組織都想捕捉的巴奇跟史蒂夫。

因此雖然帝查拉依然表示了好意,但為了避免將來會帶給帝查拉及其他同伴麻煩,史蒂夫跟巴奇在商量過後決定一同離開瓦干達,只給帝查拉留下了感謝信,至於未來要去哪裡,他們都沒跟任何人提起。

從瓦干達為起點出發,他們一路上彼此扶持,也曾在沙漠仰望毫無光害的璀璨星空,也曾騎馬越過中亞草原,最後他們輾轉回到了羅馬尼亞,當初史蒂夫與巴奇再會的城市。

行人號誌燈轉換成了綠燈,史蒂夫握著從未放開過的巴奇的手,兩人一起走在回他們在這座城市裡承租的公寓大樓的路上,一直到回到了他們的家中,並鎖上門後史蒂夫才依依不捨地鬆開了巴奇的手。

放下了並沒裝多少東西的背包後,史蒂夫取下了棒球帽,掛在一旁的衣帽架上,巴奇也做著與史蒂夫同樣的動作,並順了順有些散亂的長髮,與看過來的史蒂夫相視而笑。

兩張滿是鬍渣的笑容雖有些疲倦,但更多的是安心帶來的輕鬆與愜意。

從放在地上的背包拿出剛才買來的麵包跟運動飲料,兩人往客廳走去並肩坐到了沙發上,開始享用有些遲了的午餐。

除了剛才買的麵包、水果、飲用水以外,背包裡頭還有他們必須隨身攜帶的必要生活用品以及現金,萬一發生什麼突發狀況,他們隨時可以背起背包逃亡。

在經歷了一段四海為家的流浪生活後,沒有人想得到史蒂夫跟巴奇會再次回到這裡,反而不用擔心會被找到,又可以暗中觀察各類消息,所以他們用沿途打各種零工所掙下的錢在老舊公寓大樓裡租了一間房,決定暫時在這裡定居下來。

雖然這個只有一房一衛一廳一廚的老式公寓比起史蒂夫當初剛從現代甦醒後,在神盾局的幫忙下住進的住屋要來得簡陋老舊許多,當然更是完全無法跟東尼那高科技機能的史塔克大樓,以及帝查拉所提供的豪華氣派居所相比。

但對史蒂夫來說,現在自己的身旁有巴奇存在的這個老舊套房,反倒更像個家--而且還附有完整的家具,讓他們終於能在流浪將近半年後,好好在浴室洗去一身的塵埃,躺在雖不那麼柔軟卻足已算得上是相當舒適的床上。

即使已經有時間可以處理,但史蒂夫並沒有剪去這半年來的流浪生活下長成的長髮及鬍鬚,一部分是為了多少可以掩蓋他的身分,一方面也是因為這象徵了自己與巴奇同甘共苦的經歷。

這樣的逃亡生活,是巴奇在多年前就經歷過的,而那時的他只有獨自一人。

現在,他們有彼此。

只要身邊有著彼此的陪伴,就算嘴裡吃的是雜糧麵包,也遠比任何大餐都還要奢侈。

相對於品嘗著得來不易幸福的史蒂夫,巴奇的心情卻相當複雜。

咀嚼著黑麥麵包,望著史蒂夫長滿了落腮鬍,以及長髮隨意紮在腦後,比起過去粗曠許多的模樣,巴奇內心升起了奇妙的感受。

那是種悸動,像是酸疼、愧疚卻又像是喜悅的情愫,伴隨著不可思議的高熱慢慢地從心底深處湧上並擴散開來。

沉默著吃完了麵包後,巴奇舔了舔嘴唇,輕輕開口:「……史蒂夫。」

在巴奇低軟的呼喚下,也吃完了麵包的史蒂夫靜靜地看向巴奇,並朝著巴奇那張鬍子拉渣的臉伸出了手。

輕輕覆在史蒂夫伸過來撫摸自己臉頰的手背上,另一手摸上了近在眼前史蒂夫的落腮鬍,扎手的觸感讓巴奇內心一動,眼中水光閃爍。

過去,即使是在生病或是急行軍時,史蒂夫也都會想辦法刮鬍理髮,以便保持整潔乾淨的儀容,然而現在,卻因為維護自己而從美國象徵的超級英雄身分變成現在這樣四處流浪的模樣,這讓巴奇很是難受。

但另一方面,能夠像現在這樣陪伴著史蒂夫,巴奇卻也無法否認他感到非常的幸福,而越是覺得幸福,巴奇就越感到歉疚。

自責的幸福感中,巴奇的眼淚不知不覺湧出了眼眶,弄濕了史蒂夫放在他臉頰上的手,史蒂夫心中一揪,連忙捧起了巴奇的臉。

他比誰都明白巴奇內心的罪惡感有多深,當初如果不是史蒂夫說服巴奇讓自己跟著可以在他暴走時阻止他,或許巴奇就會為了不拖累史蒂夫而選擇一個人偷偷離開。

而他也知道就像自己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當年沒能抓住巴奇的手一樣,有些事無法遺忘、也不能回頭想,他們能做的就只有選擇正確的道路,然後握著彼此的手往前繼續走下去,無論將來會有什麼在前方等著他們。

「……我得謝謝你,巴奇,自從我以為你從那輛火車上掉下去之後,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感到平靜安詳,如果不是有你陪著我,我不會有這種感覺。」輕輕地抹去從巴奇睜大的雙眼鐘流出的淚水,史蒂夫用柔和的嗓音低聲對巴奇訴說著,「而且我們這一路上走過的路、遇過的人、見識過的所有東西,都是值得紀念的體驗。」

「史蒂夫……」緩緩眨了眨濕潤的眼眸,巴奇輕喚著史蒂夫,這個令他內心充滿感激及溫暖的名字。

他才得謝謝史蒂夫這一路上陪著他,讓他度過了最安穩幸福的半年,沒有冰冷的命令、沒有無情的殺戮,只有史蒂夫的溫暖笑容,以及從裡到外填滿自己每一處空虛的火熱情感。


兩人親密結合的過程。

 

 

 

 

 

 

 

 

 

 


___

 

 

 

無論如何史蒂夫總會往前走,不管發生什麼事巴奇總會陪著他,直到時間盡頭

 

 

 

 

順說標題來自於華仔的歌名《長途伴侶》

盾冬就是彼此的長途伴侶


评论(12)
热度(138)
© Rhapsodi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