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Keep Love (1)

完整標題是:『keep calm and make love』(應該不需要翻譯吧?XD

關於盾盾冬冬在瓦干達的甜蜜日常系列,簡單說就是讓他們在陛下跟隊長組面前各種秀恩愛,再更直白地說,巴奇會跟山姆等隊長組成員進行交流,也會跟史蒂夫進行交合(不過第一話只有交合沒有交流(。

第一篇是健身房口口,七千多字,慢慢吃~

完整可看AO3


 

 

___

 

 

 

「呼……哈--……呼……哼嗯……」

伴隨著跑步機高速運轉的呼嘯聲,巴奇單手拉著引體向上訓練機最上層把手,揮灑著汗水,將自己懸掛在半空中不斷上下,從他微微開啟的嘴中不斷吐出忽重忽輕、忽長忽短的低沉喘息,規律地回響在空曠的室內。

另一個同樣規律卻顯得更加輕促的呼吸聲,來自於正在跑步機上慢跑的史蒂夫。

這裡是瓦干達的年輕國王帝查拉位於叢林深處的研究機構內,居住區域所附設的健身房。

各式訓練器材一應俱全的健身房明亮而廣闊,由於目前使用者只有史蒂夫跟巴奇兩個人,更是顯得異常寬敞。

從他們來到瓦干達後的第三天開始,他們就每晚固定會在用完晚餐一小時後,一起來到這裡,利用各種器材運動、舒展及鍛鍊身體。

雖然並沒有特別做出什麼規定,但大致上他們用完晚餐的時間會是八點左右,而運動結束的時間大都在十一點前後。

看了一眼掛在牆面上的電子鐘,從他們進來後已經過了將近兩個小時,一邊在內心估算著的史蒂夫在看到巴奇從重量訓練機換成了引體向上訓練機後,選擇了跑步機做為收尾。

雖然雙腳踏著快速的步伐,但與氣喘吁吁的巴奇不同,史蒂夫除了呼吸稍微急促了點,額上有些汗珠滲出以外,看起來相當輕鬆,一點都不像才剛激烈運動兩小時的模樣。

一邊保持著規律的奔跑,史蒂夫將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前方不遠處,正利用引體向上訓練機的巴奇身上。

不知道為什麼,但史蒂夫注意到,巴奇總會在時間快結束時作引體向上。

巴奇膝蓋彎起,兩條懸空的小腿腳踝交叉,右手抓著最上方的把手,只靠著右臂的肌肉舉起自己全身上下起伏,由於背對著史蒂夫,所以史蒂夫只能看見穿著純白的無袖運動衫的巴奇每次引體上下時的肌肉變化。

即使只剩單臂,巴奇的體能跟肌力也依舊相當強健,看起來握著把手輕鬆上下毫不吃力,但他們之前已經使用過了不少器具,淋漓的汗水將他及肩的長髮貼在泛紅的脖子上,純白的無袖運動衫也因被汗水浸濕而染上了深色。

凝視著單手抓著手把懸在半空中上下起伏的巴奇,史蒂夫邊跑邊壓抑著不時升起的恐慌,並不斷在內心告訴自己--不要害怕、不用擔心,巴奇的右手很有力,即使是不容易受傷的自己,也會在做愛時被他在臂上劃出幾道抓痕,所以巴奇不會掉下去,而且只要自己一直看著他,就算巴奇真的一時不小心鬆開手,他也一定會衝過去接住他,巴奇在這裡會很安全。

但史蒂夫還是無法完全放下心來,所以,在電子鐘上顯示的時間終於跳到22:00整時,史蒂夫就立刻按下了跑步機的停止鍵,抓起脖子上的毛巾往自己臉上擦了一把汗後,走下跑步機來到了巴奇身後抬起頭,並攤開了雙手。

「巴奇,兩個小時,你今天的運動量已經夠了,再多恐怕會拉傷肌肉。」

聽到史蒂夫那麼說,懸在高處的巴奇停下了動作,側過頭看向朝著自己張開雙臂的史蒂夫,汗珠滑過眼睛的刺痛讓巴奇眨了眨眼。

「你的語氣聽起來是健身教練,但你的動作看起來像準備接住公主的王子。」

視線在巴奇紅通通的臉龐以及舔過艷紅嘴唇的濕潤舌尖晃過,史蒂夫挑起了眉,臉不紅氣不喘,一臉正經地回道:「不管是哪個,都是專屬於你的。」

與一貫在外嚴肅的截然不同,史蒂夫近乎肉麻的調情只在巴奇面前展現,逗得巴奇嘴角漾起了甜蜜的微笑,直接在半空中鬆開了握著手把的右手,落在了早就等著接住自己的堅實臂彎中。

就算少了金屬手臂,體格也稍稍略遜史蒂夫,但身材比起一般男性壯碩許多--可以說目前住在這裡的所有人裡,他的身材可算是僅次於史蒂夫--的巴奇重量也不算小,但史蒂夫還是輕輕鬆鬆就接住了他,而且抱好後並沒有馬上放下,只是稍微調整了一下,讓他能更安穩地將巴奇橫著抱在胸前,才微微蹙起了眉。

「臭鹿仔,我不是說過不要老是突然鬆手,小心會傷到腳踝?」

史蒂夫的話像是在責備,語氣卻又如此溫柔親暱,聽得巴奇內心又暖又癢,同時也感到了微微的刺痛。

誰叫你老是張開雙手一副生怕接不住我的樣子,所以我得讓你每次都能接到我,才不會老是做惡夢。

在心裡回想著每晚抱著自己才能入眠的史蒂夫因夢魘而呻吟的痛苦模樣,巴奇只是笑了笑,伸過右手繞過史蒂夫的脖子,靠在他胸前,輕輕在他耳邊低語:「……因為我知道,你一定會接住我,臭豆芽。」

看到史蒂夫無奈又寵溺的笑容,巴奇甜甜一笑,揚起下巴,接住了史蒂夫嘆了口氣後低頭吻來的唇。

自從他們經歷了西伯利亞一役,並在救出山姆他們後,大家一起接受帝查拉的邀約來到瓦干達之後,已經過了一個禮拜。

直到找出消除九頭蛇在巴奇腦內設下的洗腦程式為止,除了與幻視相聚並隱居的汪達以外,其他人都暫時留在瓦干達,史考特跟克林特也想辦法接了家人過來。

帝查拉將自己原本就位於雲霧渺漫的叢林中的研究機構提供給以史蒂夫為首的隊長組暫住,這間融合了傳統與現代的高科技,占地相當廣闊,除了研究室以外擁有各式各樣的設施,從居住用的客房、餐廳、健身房、圖書室、甚至到酒吧,一應俱全。

雖然帝查拉大方表示不用客氣,歡迎自由使用所有設施,不過由於接受帝查拉的好意幫助已經讓巴奇很不好意思,再加上他覺得都是因為自己才會害得其他人也受到牽連,所以愧疚心讓他除了史蒂夫外不太主動跟別人接觸,大部分時候都獨自待在房間裡。

史蒂夫當然不可能不擔心,卻也不想太過勉強巴奇,因此他想到的方法就是自己每天早上都在附近的森林邊界慢跑,下午散步,晚餐過後到健身房運動,然後每一次都會詢問巴奇一同參與的意願。

目前為止巴奇一次都沒拒絕過史蒂夫--事實上,在史蒂夫的記憶中,從小到大,巴奇從來沒拒絕過自己提出的任何要求,也很少對自己生氣,印象中巴奇最氣的一次,好像就是史蒂夫不聽巴奇臨走前的勸告,注射了超級血清的事,但溫柔的他最掛心的,還是史蒂夫會不會疼。

殘忍的命運對如此溫柔善良的巴奇卻一點不溫柔,冷酷無情地將他的身心撕裂之後,還讓他為了本不該屬於他的罪惡及愧疚日日夜夜懺悔、痛苦。

就算史蒂夫跟巴奇說過不是他的錯,但在史蒂夫從監獄裡救出山姆他們後,巴奇就在飛機上一一跟眾人表達過謝意跟歉意。

盡管所有人也都各自用他們的方式表示了要巴奇別放在心上的意思,但就像現在就算巴奇已回到自己身邊,史蒂夫也還是會做惡夢、看到巴奇殘缺的左臂還是會自責地想著,如果自己當初接住了他,巴奇就不會受到那麼多折磨一樣。

就算巴奇本人再怎麼跟史蒂夫說不是他的錯,史蒂夫也很難不去那麼想,所以他比誰都明白,只要巴奇一天不原諒自己,那麼無論別人再怎麼跟巴奇說那不是他的錯,也減不去壓在巴奇胸口上的沉重罪惡感。

史蒂夫比誰都清楚,巴奇不論身心內外都受了怎麼樣難以抹滅的傷,就算帝查拉真的想辦法消除了九頭蛇留在他腦中的洗腦程序,他內心的創傷也永遠無法真正痊癒。

所以史蒂夫唯一能做的,就是陪在巴奇身邊,像過去在布魯克林時一樣的與他互動。

但情感不是那麼容易控制的,每當看著巴奇,史蒂夫心裡似水柔情的愛憐,與火般濃烈執著的慾望就難以克制地湧上。

所以他才會不顧這裡是隨時都能有人進來的健身房,忍不住吻上了巴奇,並維持著抱住他的姿勢,細細品嘗著巴奇溫軟的口腔,輕輕撫摸著因汗水而濕熱的肌膚。

不管是舌尖還是掌心,史蒂夫撫過巴奇的動作相當溫柔而細膩,卻又像似有意無意地挑弄著巴奇內側的慾望。

本來適當的運動就會促進血液循環及加快新陳代謝,刺激腦內分泌出安多酚、多巴胺、性激素等各種激素,而且史蒂夫跟巴奇體內原本就有超級血清,會讓他們運動過後比起一般正常人分泌出更高濃度的腎上腺素,讓他們的神經處於相當興奮的狀態。

更何況,他們本就打從靈魂深處相愛,在巴奇重新回到史蒂夫身邊的現在,能夠毫不在意外界的眼光,像對普通的恩愛伴侶一起過著普通的生活就是他們內心裡最大的共同盼望。

唯有在彼此面前,他們才終於可以卸下所有防備,活回真正的他們,不是美國隊長也不是冬兵,他們就只是史蒂夫‧羅傑斯及巴奇‧巴恩斯--兩個深愛著彼此、善良正直到有時會顯得過於固執的老派布魯克林青年。

想著,史蒂夫的吻不禁越來越激烈,抱著巴奇的手也情不自禁地四處游移、愛撫。


兩人的健身房口口










TBC



___




评论(12)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