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王與領導者

黑豹劇透有,關於黑豹彩蛋後的妄想,主要是回到瓦干達的隊長,與陛下之間關於自身信念以及未來希望的對談。

一個甫一出生便注定成為瓦干達之王、一個自小病弱卻因堅持理念而成為正義與自由的領導者,他們同樣都在心底深處,閃耀著那永不熄滅的星。

 

 


___

 

 

 

當接到來自巴奇親口透過手機對自己說,他已經醒來的通知時,史蒂夫正在敘利亞的地下人道救援組織,幫助當地民兵對抗恐怖分子。

等到史蒂夫將恐怖組織殲滅,趕回巴奇身邊後,他才從巴奇口中得知前不久才發生過一度差點顛覆瓦干達的政變事件,帝查拉甚至差點死亡。

若是他留在瓦干達,那麼他就可以助帝查拉一臂之力,但帝查拉什麼都沒有跟史蒂夫說,有幾次他收到來自帝查拉的通知,都是關於巴奇的消息。

他並不意外帝查拉如此重大的事卻連一點消息都沒透露給自己知道,因為他也明白那是屬於瓦干達王室之間的事,能夠越少人知道越好。

史蒂夫意外的是,當時帝查拉為了保護巴奇不被牽連,在他醒來後什麼都沒對巴奇提起,只是立刻用休養的理由將他送到了研究設施以外,位於河流旁的草原上。

所以就連巴奇也是後來在舒莉公主提起,要不是遇到了瓦賈達卡之亂,巴奇原本可以甦醒得更早、預後也更完善時,才驚訝地得知原來在自己剛醒來,待在河畔旁的小木屋中休養身體時,帝查拉他們正在忙著奪回王位。

一方面是想要照護剛醒來多久,尚在復原期的巴奇,一方面也是想要對帝查拉有所回報--畢竟他在那麼艱辛的時刻,居然還顧慮到了巴奇。

因此現在史蒂夫也跟巴奇一起住在大草原上、河畔旁的小木屋中,一邊陪著巴奇休養復健,一邊幫帝查拉訓練士兵。

這裡遠離外界所有紛擾,對巴奇的身心復健都有相當良好的幫助,史蒂夫也享受著與巴奇一同度過的平靜生活。

史蒂夫在回到巴奇身邊後馬上就發現到,巴奇跟舒莉之間似乎蠻談得來,除了對巴奇很感興趣,老是對他喊著白狼的瓦干達孩童外,最常到這裡來訪的就是舒莉公主。

有時她會把巴奇帶走,有時就只是待在這裡。

他們會交流許多事,比如她正在替巴奇研發的新手臂、關於瓦干達及國際社會上的情勢,或者,就只是單純的閒話家常。

看著巴奇向舒莉談起他們過去在布魯克林的兒時趣事時臉上放鬆的表情,史蒂夫打從心底替巴奇感到開心。

史蒂夫可以從巴奇的表情中看出,巴奇會對舒莉如此友善,除了感激之情以及舒莉本身的活潑開朗外,還有部分原因,是因為他從舒莉的身上看到了自己親妹妹蕾貝卡的影子。

所以,當他們交談得非常熱烈時,有時候史蒂夫為了不打擾他們,就會默默起身,走出屋外,等他們談完再回去。

然而今天,走出屋外的史蒂夫,有些意外地看到了難得出現在此的尊貴人物。

黃昏的夕陽渲染著瓦干達的廣闊草原,薄暮的勁風在地平線上吹起金色的浪。

年輕的王一身長袍,佇立在隨風滾動的草原上,像是在欣賞著千百年來幾乎沒有改變過的壯麗風景,眼神卻望著更遙遠的前方。

史蒂夫緩緩走向帝查拉,微彎下腰,雙手交叉在胸前,用瓦干達的方式向年輕的瓦干達之王表達敬意。

「陛下。」

「不用多禮,羅傑斯,我只是陪舒莉來看看,」聽到史蒂夫的聲音,帝查拉並沒有回頭,只是稍微將視線移向來到左後方的史蒂夫,「聽舒莉說,巴恩斯恢復得很好?」

「是的,非常感謝您與公主殿下對巴奇的照顧,即使是在忙亂之中也護得他周全,對於您的恩情,我跟巴奇將來必當盡心回報。」

「不用任何回報,我只是為了彌補我以為巴恩斯殺了我父王時,對巴恩斯跟你所造成的傷害。」

「無論立意為何,您跟公主確實幫助了巴奇,讓他再也不用擔心會再度失控去傷害無辜生命,對此我無限感激。」

「……因為巴恩斯是你的摯友?」

「是的,我跟他從小就一起長大……就像是兄弟。」

頓了一下,史蒂夫沒有將他與巴奇超乎普通友情與一般愛情的親密關係對帝查拉坦白。並不是刻意隱瞞,只是也不需特別說出口,所以史蒂夫用了另一形容詞代替。

「兄弟……那麼,如果有一天,他為了別人背叛了你,你會原諒他嗎?」

「不好意思,陛下,但這個疑問無法成立。巴奇永遠不可能背叛我,我也永遠不會背叛他。」

望著史蒂夫充滿自信的笑容,帝查拉露出了欣羨的表情。

「……你非常有自信。」

「這不是自信,因為我相信巴奇,巴奇也相信我。」

「……我很羨慕你,羅傑斯。」

看著帝查拉垂下眼,似乎在感傷什麼的模樣,想起引發叛變的兩名主謀者,一個是帝查拉的堂兄弟、一個是多年的知己好友,不知該說些什麼的史蒂夫,只好跟著保持沉默。

眼見太陽逐漸沉入地平線,小木屋內亮起了燈光,照亮了四周的昏暗,帝查拉終於抬起頭,轉向史蒂夫,雙手背在身後,正色問道:「在自由民主國家生長的你,對於我國的世襲帝制,是否有什麼意見?」

雖然沒想到帝查拉會問自己這個問題,但史蒂夫並沒做太多思考,因為這問題的答案早就在他心中。

「我無意針對瓦干達的制度提出異議,就算是民選也有可能選出愚昧的領導者,無論國家制度為何,最需要考量的應該是人民。」

「愚昧的領導者……」眼神往下望去,帝查拉喃喃地重覆了一遍後,再次看向史蒂夫,「羅傑斯,雖然我不屬於你們國家,但我也看過許多記載你跟巴恩斯相關事蹟的書籍與資料,無論是誰,都認為你是最優秀的領導者,即使是現在,在復仇者聯盟中……不,應該說大部分美國人心目中,你依然是美國隊長。」

隨著四周慢慢變暗,風勢也逐漸減緩,小木屋內傳來了舒莉跟巴奇的歡笑聲,但屋外對峙著的帝查拉與史蒂夫的表情卻相當認真嚴肅。

「所以,我尋求你的答案,史蒂夫‧羅傑斯。身為正義與自由的領導者,你覺得,要成為一個優秀的領導者,最需要的條件是什麼?」

在帝查拉昂然的疑問之後,史蒂夫仰首挺胸,不卑不亢地對帝查拉訴說自己內心的答案。

「……我並非最優秀的領導者,更加不是什麼正義與自由的領導者。我也曾經因為感情的衝動而判斷失誤,也在無數的夜裡煩惱過,許多曾發生過的事我是不是能夠處理得更好,是不是還有什麼辦法,能夠將所有必要的犧牲減至最低……就像你一樣,陛下。」

「羅傑斯……」

「但我不會原地踏步,也不會回過頭去看自己至今走來的所有道路,因為過去的已然無法重來,更重要的是從今而後的未來。」

抬頭看向滿天的星空,聽著小木屋中巴奇的聲音,史蒂夫伸手摀住了自己的左胸。

「我們都只是人類,不管是誰,都會有迷惘的時候,而我會選擇相信自己,以及那些相信我的人。因為我知道我是誰,無論其他人怎麼稱呼我,叫我美國隊長也好,通緝犯也罷。我自己知道,我一直都是史蒂夫‧羅傑斯,從來沒有改變過,今後也不會改變。」

說完,史蒂夫做了深呼吸後,將視線移到帝查拉臉上,平靜而嚴肅地問:「請容我無禮地問您一句,您認為您自己是誰?」

史蒂夫的問題讓帝查拉皺起了眉,望著在遠方地平線升起的暮星,薄明中,帝查拉臉上表情豁然開朗。

「我是瓦干達之王、黑豹、帝查卡之子……」帝查拉的聲音,再也沒有疑慮,「但是,在這些頭銜之前,我只是,帝查拉。」

「那麼,請相信您的判斷是正確的,帝查拉。請用您自身所相信的理念,領導您的人民。」

史蒂夫微微一笑,閉上了雙眼,然後緩緩睜開。

「我也會繼續相信我自己,領導依然願意相信我的人,往正確的道路上行走。」

也許人類就像在這片天空上閃爍著的無數星光,有的黯淡、有的明亮,但即使是早已消逝的星子,都是曾經燃燒過的生命。

相對於浩瀚的宇宙,人類的痛苦、歡笑,似乎只是一瞬間,然而即使短暫,都擁有顆只屬於自己的星,不管是身為王者的帝查拉,還是身為流浪者的自己,只要那顆星依然在胸口閃耀,未來就在前方。

想著,史蒂夫臉上浮現起了微笑,因為他知道,他的那顆星,正在散發著溫暖光芒的小木屋中,等著他回去。

 

 

 

 


评论(6)
热度(104)
  1. 蒹葭37Rhapsodie 转载了此文字
© Rhapsodi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