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Keep Love (2)

上一話在這裡

送上史蒂夫跟巴奇在瓦干達的甜蜜日常系列第二話,目前預定會以黑豹彩蛋作為結局,讓巴奇跟大家各種互動,然後再跟史蒂夫一起各種互動(雙關語)

這一話交流的對象是獵蟻二人組,交合的部分是濕熱的浴室Play,九千多字還請慢慢看~

完整可看AO3




___

 


 

在史蒂夫視線的前方,大喊著自己跟巴奇的名字,高舉著右手,朝著他們快步走來的男性臉上滿是驚喜表情。

史蒂夫瞬間的反應先是皺起了眉,接著回過頭看向身後的巴奇,剛好與那雙看向自己的綠眸對上,兩人臉上不約而同露出了有些迷惘的表情。

這個約莫四十出頭的男性確實在德國的萊比錫機場加入他們一同對抗前來捕捉巴奇的東尼一行人,盡管對方似乎相當崇拜『美國隊長』,不然也不會因為熱心幫助他們而受到牽連成為了通緝犯。

所以史蒂夫跟巴奇都認為他們居然連對方名字都想不起實在很糟糕,不過老實說,他們對這名男性的印象相當薄弱,別說巴奇,其實就連史蒂夫都對他不太熟悉。

邊在心裡想著還好他們沒直接在健身房裡幹起來,史蒂夫迅速地轉動眼球,確認兩人身上除了運動過後的汗水外並沒有任何異狀後,才運轉著腦袋在腦中尋找這名男性的名字。

這並不能怪他們,畢竟嚴格來說,他們雖然並非全然陌生,卻又不能完全說是友人,甚至可以說不能算是認識。

直到那一場機場大戰之前他們都從未曾見過這名男性,盡管第一次見面時有自我介紹,但當時的情況相當急迫,他們除了想辦法趕往西伯利亞外沒有多餘心力,記得最清楚的,大概就是這傢伙會變得跟螞蟻一樣小也會變得跟巨人一樣大。

而在來到瓦干達後,除了在幫他接女兒過來時才知道他是有一名獨生女的單親爸爸外,大部分時候都跟巴奇、還有為了找出清除巴奇腦中的洗腦程式的帝查拉在一起,少有機會跟其他人閒聊的史蒂夫並不太清楚他的背景。

更何況他們原本就都不會主動踏入別人的私領域,先別說現在巴奇處於罪惡感及對自身失控的恐懼陰影下顯得有些沉默寡言,盡管過去的巴奇開朗又風趣,但在對人熱情的同時也不忘保持適當距離。

而史蒂夫過去就是一個老愛臭著一張臉的悶葫蘆,雖然注射血清之後性格稍微柔軟了許多,但如今的史蒂夫全副心力都在身心受創嚴重的巴奇身上,更是難以分心去探聽他人的私事。

不過史蒂夫還是有大致注意到,雖然這個單親爸爸一開始是經由克林特聯繫,但不知道為什麼,目前常常跟山姆混在一起,在接了他女兒凱西--對,史蒂夫居然記得他女兒叫凱西,卻忘了他叫什麼名字--過來之後,時常可以見到他跟山姆帶著凱西一同出現。

就在他們倆人絞盡腦汁想要回憶出這名男性名字的同時,對方已經衝到了他們面前,在腦袋做出任何反應前,史蒂夫的身體就下意識地往前踏了一步,擋在巴奇的左前方。

察覺到史蒂夫反射性地保護巴奇的動作,那名男性停了下來,但臉上表情依然激動,雙手半舉在空中用奇怪的手勢上下擺動,不停將視線在史蒂夫跟被他護在右後方的巴奇來回。

「你是小孩子嗎,史考特?凱西都比你冷靜又有禮貌。」

熟悉且令人安心的聲音在男性後方響起,讓史蒂夫放鬆了警戒,看向跟在男性後方,雙手插在褲子口袋,慢條斯理地朝著他們走過來的山姆。

「當然,我的小花生可是最乖的,」一邊不忘大方地讚揚自己的女兒,那名被山姆叫做史考特的男性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拍了拍史蒂夫精實胸膛,「你看,我就說他們這麼晚了不在房裡就一定會在健身房!難怪能維持那麼棒的身材!」

「說他們會在健身房的是我,你說的是會不會去吃宵夜了。」

「是這樣嗎?」

「是這樣,你欠我一杯琴湯尼。」

是了,這名男性叫做史考特‧朗恩。

就在山姆一邊跟史考特鬥嘴,一邊來到他們面前的同時,史蒂夫終於從剛才山姆提到的史考特想起了他的全名,也想起了他的稱號。

克林特曾對史蒂夫說過,史考特是被跟佩姬以及霍華德他們一同建立起神盾局,卻因為跟霍華德之間的糾紛而退出的漢克‧皮姆博士所選定的新一代蟻人。之所以會加入他們一同對抗東尼的原因,除了本來就很崇拜美國隊長,也反對蘇科維亞協定以外,還有就是他的老闆皮姆博士相當厭惡史塔克父子。

想到這,史蒂夫心念一動,回頭看了一眼巴奇,看到他表情平靜卻隱約閃過眼底的傷痛自責,史蒂夫心中也感到有些沉重,不讓前方的兩人發現地將自己的左手繞到背後,握住了巴奇有些濕冷的右手,無聲地安慰著巴奇:沒事,巴奇,我在這裡。

感受著掌心中巴奇的手震了一下後,立刻回握的溫軟觸感,史蒂夫臉上浮現起了微笑,禮貌地向史考特及山姆問好,完全看不出來他直到一分鐘前還想不起史考特的名字。

「晚安,山姆、史考特,那麼晚了,有什麼事找我們?」

在史考特看了看黑暗的健身房後問:「你們剛用完健身房?」時,史蒂夫的腦內不禁快速地回想起不過幾分鐘前他們是如何利用健身房的一些不太好說出口的畫面。

心裡暗自慶幸還好他們沒做得太過荒唐的史蒂夫表面上平靜地向史考特點頭,若無其事地說:「這裡的健身房很不錯,你們有空也可以多加利用。」

「不愧是隊長!什麼時候都不忘記鍛鍊自己!」搭上了一旁山姆的肩膀,滿臉興奮的史考特話鋒一轉,比了個喝酒的手勢,「運動完後要不要去喝一杯?我女兒剛睡著,現在我跟山姆要去酒吧,你們也一起怎麼樣?」

接過史考特直接了當的邀請,山姆也向他們做出了迂迴的邀約,「雖然我知道酒精對你們這兩個超級士兵起不了作用,不過那裡的炸豬皮很不錯,而且這傢伙老是囔囔著想要親自聽你們談談二戰時的英勇事蹟,我需要你們幫我一起應付他。」

他們都不知道,酒吧這個詞在史蒂夫內心掀起了多麼大的漣漪,手也無意識地加強了與巴奇相握的力道。

酒吧總會讓史蒂夫想起,他在義大利的小酒館問巴奇,是否願意追隨美國隊長衝鋒陷陣,巴奇望著他,輕笑著說,他跟隨的是布魯克林來的小伙子時那溫柔的臉龐。

還有,他以為在那輛疾駛的火車上失去了巴奇時,獨自一人坐在因戰火而荒蕪的小酒館中,喝著醉不了的酒時的那種心如槁灰。

一切似乎還只是昨天發生過的事,瞬頃間卻恍如隔世。

正當史蒂夫還沉浸在惆悵傷感的回憶中,沒來得及想好要怎麼回答時,一直安靜待在他身後的巴奇突然開口。

「……也好,運動完是有點餓了。」

在巴奇的低沉嗓音過後,三道驚訝的視線立刻集中在他身上。而巴奇只是拍了拍史蒂夫的右上臂,輕輕笑道:「不過你們也看到了,我們得先沖個澡再換件衣服,大概沒那麼快,如果你們累了可以先回去不用等我們。」

稍微側著頭,長髮低垂在臉龐的巴奇笑容友善而柔和,彷彿與史蒂夫記憶中小酒館的短髮巴奇笑容重疊在一起,讓他心臟猛地一跳,又瞬間揪緊,難以呼吸。

現場突然變得非常安靜,像是經過非常冗長的時間,又像是須臾剎那,直到臉上表情完全可以用激動來形容的史考特炸開來似的大嗓門戲劇性地打破了沉默。

「不……不累!一點都不累!」史考特興奮得雙眼發亮,滿臉通紅,看著巴奇,「我跟山姆會先一步到酒吧等你們!你們多晚來都可以!」

如果不是史蒂夫擋著,只怕史考特就要感動得衝上前去抱住巴奇。

看著雙手舉在半空中因為太過激動而顯得動作詭異的史考特,山姆雖然覺得略顯誇張,卻也多少能夠理解。

畢竟,自從來到瓦干達後,巴奇幾乎沒有主動開口跟史蒂夫以外的人說話,史考特更是除了在飛機上跟巴奇有過一次關於道歉跟不用道歉之類的對話後就沒怎麼接觸。

對於從小就聽著美國隊長跟他那個英勇殉職的摯友巴奇的故事長大的史考特來說,他對巴奇的好奇與憧憬並不亞於對史蒂夫的,所以現在能夠跟兒時的英雄偶像一起到酒吧喝酒,對他來說簡直像是作夢一樣。

面對簡直像個小粉絲參加偶像握手會般激動的史考特,巴奇看了史蒂夫一眼,然後右手搭在史蒂夫肩上稍微墊起腳尖,將自己的下巴靠在手背上,稍微側著頭,對史考特露出笑容。

「謝謝你,我跟史蒂夫會盡量早點過去的。」

越過自己的肩膀,看著近在眼前的巴奇臉上漾起的微笑,史蒂夫內心一陣悸動,感到欣慰的同時,也嚐到了淡淡的酸澀。

大概只有史蒂夫才察覺得到,巴奇看似不變的溫柔笑容中,那份不欲為外人所知的疲憊與酸楚。

搭上像中了石化術一樣,目瞪口呆地盯著巴奇臉的史考特的肩,山姆無奈地開口:「聽到沒,如果你想早點跟他們一起喝酒,那就讓他們早點回去換衣服,別像個石頭般拄在這。」

然後一手摟著史考特的肩,一手朝向史蒂夫跟巴奇指了指史考特後又比了個手勢,「那我們先過去了,可別洗太久,讓這傢伙太興奮喝太多,凱西明天可要抱怨了。」

「我們知道。」

看到史蒂夫跟巴奇笑著揮手致意後,山姆帶著史考特一起往酒吧的方向走去。

相視一笑,巴奇跟史蒂夫也跟著踏起了步伐,走沒幾步,他們就聽到身後傳來了激動的呼號。

「……我的天啊山姆!你看到巴奇的微笑了嗎?而且他的聲音比我想像得還要溫柔!」

「冷靜點,史考特,我沒瞎也沒聾,你不用靠那麼近吼。」

「提醒我要記得拍他們坐在一起喝酒的照片!」

「你該不會要上傳到推特吧?」

「放心!我有個上鎖的推特帳號!只有親友關注!你看!」

「……原來你就是前天那個無言關注我,頭像是隻長了翅膀的螞蟻的傢伙?」

「那可不是普通螞蟻!那是安東尼!他是個好傢伙,可惜為了保護我……」

「……我很遺憾,這樣吧,待會我們敬一杯給安東尼,你跟我說說他的故事,我也跟你說說我最好的夥伴萊利。」

「……我們就這麼辦!山姆!敬我的安東尼!也敬你的萊利!」

聽著史考特跟山姆遠離的交談聲,對彼此露出苦笑,原本就握著巴奇右手的史蒂夫自然而然地維持手牽手,再次邁起腳步,走在回他們房間的路上。

只有兩人的走廊十分安靜,享受著在他們之間的舒適沉默,走了一會後,巴奇帶著笑意看向史蒂夫,半是調侃半是驕傲地說:「那個有趣的傢伙很喜歡你。」

看著巴奇臉上隱隱自豪的表情,史蒂夫內心湧起一股暖意,眼前浮現起很久以前自己剛救出被佐拉抓去做實驗的巴奇凱旋歸營時的情景。

那時候帶頭為史蒂夫高聲喝采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巴奇。

當他在眾人簇擁之中回過頭,卻發現了巴奇驕傲的笑容下藏不住寂寞的眼神時,他的心臟有多麼因難以言喻的歡喜而顫動。

因為他比誰都明白當時巴奇心中的感受--既驕傲,又寂寞。

就像此時此刻,他比誰都希望巴奇能受到世人的認同,卻又怕,怕這樣一來他不再是只屬於自己的巴奇。

明明打從一開始,他們就只屬於彼此,誰也無法介入。

施力將巴奇拉往自己身邊,史蒂夫將臉湊到他面前,靠著他的額頭,凝視了許久,才低沉著嗓子,輕聲說道:「我知道,而且他也很喜歡你。」

史蒂夫那一點都沒有試圖掩飾的濃濃醋意讓巴奇忍不住失笑。

雖然史蒂夫也知道史考特對巴奇的好感就跟對自己的一樣來自於崇拜,並非自己與巴奇之間的那種深刻感情,史蒂夫還是有那麼一點不是滋味。

然而下一瞬間,巴奇在他唇上輕輕一吻並說出的話立刻將他所有負面情感一掃而空。

「不過誰都沒有我喜歡你,也沒有你喜歡我。」

情不自禁地停下了腳步,史蒂夫凝視著巴奇自信的甜美笑容,內心瞬間充滿了愛與喜悅。

「……是的,巴奇……這世界上沒有人比你還要更愛我。」說著,溫柔地摟住巴奇的肩膀,史蒂夫覆在他耳邊,輕輕低語,「我也知道,你也知道這世界上沒有人比我更愛你。」

有點繞口跟肉麻,卻無比真切的告白讓巴奇笑得像朵盛開的玫瑰般甜美燦爛。

這裡沒有任何人,他們不需、也毫不在意他人的目光,只是順從此刻的內心,十指緊握靠在一起,並肩走在深夜的無人長廊上。

 


 

*** *** ***


 

 

一起沖澡的史蒂夫跟巴奇




*** *** ***





當他們來到酒吧時,剛好是午夜十二點整。

坐在吧台迎接他們的,除了山姆跟史考特外,還有令他們感到十分意外的人物。

「你們總算來了,巴恩斯、羅傑斯。」

一身紫色貴氣的長袍,瓦干達的年輕國王,手裡握著一杯馬格麗特,微笑望著剛從門口踏進來的史蒂夫跟巴奇。

「陛下……」

「我帶了新朋友跟老朋友一起過來。」

兩名女性分別坐在帝查拉左右兩旁,右邊的是一名黑人女性,但並不是帝查拉常常帶在身邊的貼身保鑣,看起來年紀更輕些,長髮盤在頭上,饒有趣味地盯著他們--正確來說,是巴奇的腦袋看。

而當史蒂夫將視線移到坐在帝查拉左邊的紅髮女性時,他臉上的表情化成了驚喜。

「娜塔莎!」

 

 

 

 




 

 

TBC

 


 

___

 


 

於是下一話盾冬的主要交流對象就是陛下、寡姊跟公主,至於交合的內容……知道什麼是竿酒嗎?(咦

順說,雖然史蒂夫跟巴奇都沒有公開提過,不過大家早就察覺到他們是一對。

再順說,我家的盾冬可以心甘情願為對方付出一切,如果說世界所有生命跟對方放在一個天秤上,那麼他們會選擇拯救世界所有生命,然後跟對方一起死。然後他們也知道對方會那麼選擇,所以不管對方做什麼一定完全信任對方,生一起生,死一起死。



评论(14)
热度(63)
  1. 蒹葭37Rhapsodi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