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Feelings of a Tail (11)

前面章節:(1)(2)(3)(4)(5)(6)(7)(8)(9)(10)

因為第一篇被刪了,最好直接上AO3看前面比較完整喔

好久沒來更這一篇啦,今年是盾汪年,巴奇生日也快到了,所以就讓盾汪跟冬喵結婚典禮來做個完美Ending吧~

擬動物再擬人、獸耳獸尾、體型差、ABO、生子等各種雷,雖然本篇沒肉,只是盾汪汪求婚記,不過還是請注意

確定什麼樣的盾冬都能吃再點吧

 


 

___

 


 

如果要問,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史蒂夫就想要跟巴奇共度一生的話,答案是--很久很久以前,布魯克林的一個平凡午後。

那時候的史蒂夫還只是一隻小小的金毛幼犬,體型甚至還比巴奇小得多的他時常臥病在床,而巴奇總是不厭其煩地陪伴著他、捏捏他的肉球,跟他說說說話。

在史蒂夫的童年記憶裡,最常想起的,就是巴奇握著自己手掌的觸感及體溫,以及在他臉上綻放的笑容。

雖然體弱多病又貧窮,但當時的生活大概可以說是他們命運多舛的人生中最平靜安穩的時候。

某一天,史蒂夫因感染病而併發了肺炎,高燒到幾乎沒有意識的他,只記得巴奇一直握著自己的手,在他耳邊不斷為他低聲祈禱、打氣的哽咽。

當史蒂夫終於恢復意識,還有些昏沉沉地躺在床上,轉頭看向一旁,巴奇就坐在床邊,握著他的手。

「你醒了,史蒂夫……」看到史蒂夫睜開了雙眼,巴奇立刻露出了如釋重負的笑容,將手伸到他額上,在確認高燒已退去後,關切地問,「還難受嗎?要不要喝點水?」

透過窗戶照進房裡的黃昏斜陽,將巴奇的臉染上橘紅色的色彩,當看見巴奇疲憊的面容,以及那雙望著自己的溫柔眼神中泛著淚光時,史蒂夫心裡突然一陣強烈的悸動。

「巴奇,我好喜歡你,跟我結婚,好嗎?」

在史蒂夫扯著乾澀的喉嚨,用低啞的聲音向巴奇那麼問時,並不是一時衝動,而是一種發自內心的盼望--他是真的,想要與巴奇永遠在一起。

不知是因為害羞還是因為夕陽的照射,臉上泛著紅光的巴奇雙眼閃動著奇異的光采,凝視著史蒂夫許久後,慢慢搖晃著黑色的長尾,輕輕開口。

「……如果長大了,你還喜歡我,還記得你說過的這句話,我就答應你。」

那是在他們還沒長大,性別尚未分化,連什麼是發情期都不知道的時候,史蒂夫跟巴奇之間曾經發生過的一次求婚。

後來,發生了許多事,雖然他們第一次的發情期,是巴奇主動指導史蒂夫,甚至還教他怎麼在自己體內成結,但當他們被迫分開,歷經八十多年後才再次重逢,這次卻是太過於害怕會再一次失去巴奇而失控的史蒂夫半強迫地標記了失去記憶的巴奇。

盡管如此,巴奇卻依然願意留在他身邊,跟他一次又一次地結合,還跟史蒂夫生下了三胞胎,然而史蒂夫卻一直等到三個孩子都長大離開家後,才終於想起,他原來一直沒有跟巴奇結婚。

懊惱又歉疚的史蒂夫立刻就買好了戒指,打算馬上就跟巴奇求婚,但當他回家看著巴奇的睡臉,卻突然害怕了起來。

雖然巴奇現在跟他每天睡在一起,兩人之間也有了三個孩子,巴奇也承諾,無論發生什麼事,他都不會離開他身邊。

但,那是因為巴奇不記得史蒂夫曾經跟他有過什麼約定,就算巴奇自己恐怕都不記得了,但史蒂夫自己知道,他居然忘了他們之間曾經的約定。

因此,盡管他很想、也明白既然想起了就應當盡快行動,但對自己的憤怒跟失望又讓史蒂夫懷疑起自己究竟有什麼資格跟巴奇開口求婚。

於是兩相矛盾的心情下,內心不斷糾結的史蒂夫,只能暫時將求婚戒指藏在口袋裡。

就在史蒂夫猶豫不決的時候,時間已匆匆過了數月,眼看著巴奇的生日就要到了,史蒂夫終於下定了決心,要在巴奇結婚那天,向他求婚。

只是,下定決心後接下來史蒂夫又有了新的煩惱,那就是--他該怎麼向巴奇求婚?

 

 

 


*** *** ***

 

 

 


早春午後三時,紐約街頭戶外咖啡廳的一角。

一男一女的金毛獵犬跟一隻體型比他們小了許多的美國黑色短毛貓坐在加了遮陽傘的小圓桌邊,每人面前一杯拿鐵,身上各自圍著不同的圍巾及大衣,頭上戴著的軟呢帽及臉上的墨鏡也遮掩不住他們出眾的外貌。

他們是復仇者聯盟的領導者,代號美國隊長的史蒂夫‧羅傑斯跟他的副手代號冬兵的巴奇‧巴恩斯的三胞胎。

長得跟巴奇幾乎一模一樣的棕髮Omega黑貓,雖然體型比兩隻金毛小得多卻是長男,有個跟他的Omega信息素氣味一樣的名字『蜂蜜』;另外兩隻金毛獵犬裡,次男奶油遺傳他的Alpha父親,是個金髮藍眼的健壯Alpha;有著金髮綠眼,就像他們兩人融合體的么女鬆餅則是個高挑的Beta美女。

目前已經兩歲的的他們在成年後就都離開了家裡,蜂蜜從事戲劇方面的演藝工作、奶油在藝術大學擔任助教,鬆餅在美國退伍軍人事務部替老兵服務,各自擁有一片天的他們就算不回家也還是會時常聚在一起。

不過他們這一次會聚在一起,都是因為三天前,他們的父親史蒂夫突然拉了個只有他們三胞胎跟他自己的群組。他們一家五口平常雖然都用家族群組聯繫,但這次的訊息不好讓巴奇知道,所以史蒂夫另外拉了個群組,為了怎麼跟巴奇求婚的事宜,跟他們的三個孩子求助。

「沒想到爸跟媽居然一直都沒有結婚。」

蜂蜜一臉訝異,右爪握住攪拌棒在加了肉桂粉的香草拿鐵中緩緩攪動。

另外兩個的臉上也是難以置信的表情盯著自己手機通訊軟體中來自父親史蒂夫傳的訊息--

【孩子們,我不知道我算不算是個好父親,但我肯定是個很糟糕的伴侶,那麼多年了,我一直忘了跟你們母親求婚,現在雖然可能太遲了但我還是決定好好彌補巴奇,我想在巴奇生日向他求婚,你們覺得用什麼方法最好?】

當看到他們一向溫吞老實的父親,難得用有些慌張的語氣,向他們詢問該怎麼求婚的訊息時,他們都很意外。

因為盡管史蒂夫跟巴奇的種族跟體型都有著巨大的差異,也聽說過他們之間有著許多一言難盡的複雜經歷,但在他們三人從小到大的成長記憶裡,他們的父母就是一對分不開的愛情鳥。

其實他們早早就離家獨自在外居住的原因之一,就是受不了他們父母日常放閃。

早在他們還只是小毛球的時候,就已經能深刻感受到父母之間對彼此的濃情蜜意,凡事都以對方為優先。

所以他們怎麼都沒想到,連在自己孩子面前都瘋狂秀恩愛的史蒂夫跟巴奇,居然至今還是未婚狀態。

既然事關父母的終身大事,身為他們孩子的三胞胎,自然紛紛貢獻了各種求婚方式,不過史蒂夫還沒回,三胞胎之間就已經先爭論了起來。

「你居然跟爸建議,叫他把戒指藏在蛋糕裡?」奶油指著自己的手機,「要是媽沒注意到吞下去了或哽到該怎麼辦?」

「媽又不是爸,怎麼會沒注意到?」蜂蜜晃了晃手中的手機,「你還說我,你看看你傳的,帶媽去高級餐廳吃飯,然後跪下來獻上戒指求婚什麼的也未免太普通了吧。」

看著兩個哥哥互嗆,覺得他們根本五十步笑百步的鬆餅歎了口氣,一手撐在下巴上,「你們都想的太麻煩了,依我看,直接拿張結婚證書叫老媽簽字不就好了?」

兩兄弟很有默契地同時看向么妹鬆餅,並異口同聲地喊道:「這也太不浪漫了吧?」

鬆餅喝了一口摩卡,不以為然地聳了聳肩,「像我們家那個老爸那種會把孩子取食物名字的傢伙是搞不來浪漫的啦。」

「但是聽說爸給我們取蜂蜜奶油鬆餅是因為媽的信息素味道就是蜂蜜奶油鬆餅耶,這樣還不夠浪漫?」

「那不叫浪漫,老哥,那叫肉麻當有趣,」聽到蜂蜜替他們的老爸說話,鬆餅撇了撇嘴,「總之,我決定回給老爸,叫他放心,不管他怎麼求婚,老媽都一定會很開心的。」

鬆餅的這個結論倒是讓兩兄弟都表示贊同地點了點頭。

「是啊,雖然媽常常口是心非,但我還真沒看過像他們那麼相愛的一對了。」

「求婚之後應該還會舉行婚禮吧。」

「廢話。」

「要不要來打賭,看什麼時候會有新的弟妹,會叫作香草還是拿鐵?」

「我猜大概明年春天,都是甜的,來點鹹的吧。」

「鹹的豈不更糟糕?要是叫培根、羊肚菌甚至大蒜怎麼辦?」


就在三胞胎你一言我一語地在街頭咖啡座暢想著關於他們未來可能會出生的弟妹時,史蒂夫正在他跟巴奇的家裡,跟巴奇一起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上播放的《真善美》。

右手摟著巴奇,左手探入口袋中,將昨天瞞著巴奇偷偷購入的小小鑽戒握在掌心中,史蒂夫完全沒看進電視上的內容,只是在腦裡不斷思考著,應該怎麼做、怎麼說,才能給巴奇一個最美好的求婚紀念。

說好聽點是自信,說難聽點是傲慢,但史蒂夫一點都沒懷疑過巴奇不愛自己,也不擔心巴奇會拒絕自己的求婚,所以這個求婚幾乎可以說是史蒂夫一個人的自我滿足。

當然,他自己也很清楚,無論求婚或是婚禮都只是種儀式,重要的不是那個名分,即使沒有法律上的依據,他們對彼此的愛也絲毫不會有任何改變,但史蒂夫還是想要給巴奇一個承諾跟保障,也是一個永恆的證明--證明他們打從心底想要與對方共度一生。

再過不到兩個禮拜就是3月10日,也就是巴奇的生日,史蒂夫希望在那一天求婚,然後在自己生日那天舉行一場只邀請親朋好友參加的結婚典禮。

所以在那之前,他必須想好該怎麼向巴奇求婚。

想得出神的史蒂夫並沒有注意到,被他摟在懷中的巴奇,其實跟他一樣,並沒有在看電視,而是擔心地望著他。

身為史蒂夫最親密的伴侶,巴奇自然察覺到了史蒂夫的不對勁,總像是在思考什麼嚴肅的事似的眉頭深鎖,出任務時倒還好,就是日常生活時不時會恍神,就連夜晚上床時也都一副凝重的表情,望著自己欲言又止,而且這樣的狀況不是一兩天,算起來已經超過兩個月以上了。

剛開始,巴奇認為應該是因為孩子們各自離家獨立而感到寂寞,所以巴奇為了安慰史蒂夫,即使並非發情期難免羞恥卻還是積極地誘惑史蒂夫,甚至還想要再給史蒂夫多生幾個孩子。

但在更加觀察之後,巴奇發現到史蒂夫煩惱的另有別事,還是跟自己有關的事,不過史蒂夫似乎目前還沒有打算跟巴奇說,所以他也不打算深究,只是,他還是會擔心史蒂夫。

所以巴奇想了想,晃了晃黑色的貓耳,用尾巴輕輕拍打著史蒂夫的背,在對方終於看向自己歪著腦袋對史蒂夫問道:「……史蒂夫,你是不是在煩惱什麼?」

史蒂夫愣了一下,隨即反應很大地搖頭,「沒事,巴奇!我沒在煩惱什麼!」

看到故作鎮靜的史蒂夫耳朵跟尾巴都往下垂的模樣,巴奇不禁又好氣又好笑,但他只是輕輕拍著史蒂夫摟著自己的健壯手臂。

「如果你不想說,我就不問,但是我希望你知道一件事……無論何時,我都會陪在你身邊。」

雖輕,卻宛如最熱烈的結婚誓詞,在史蒂夫心理炸了開來,眼前巴奇柔和的笑容,就像記憶中一樣溫暖美好,史蒂夫可以聽見自己激烈的心跳聲,在胸腔內瘋狂跳動。

這一刻,什麼完美的求婚都不重要了,史蒂夫無法不擁住巴奇,閉上雙眼,感受懷中這如此珍貴的存在。

等著激烈的心跳終於稍微平息下來,史蒂夫才輕輕放開巴奇,搭著他的肩膀,流著眼淚,低聲問著許多年以前,曾經在布魯克林的夕陽下,對巴奇問過的那句話。

「……我知道你大概不記得了,但是我……我好喜歡你,跟我結婚,好嗎?」

對於巴奇,史蒂夫有太多的感情,多到他不知該怎麼說,最終,還是只有這句單純到近乎傻氣的話語,能夠將他此刻的心情傳達出來。

聽到史蒂夫突如其來的求婚,巴奇睜大了雙眼,凝視著史蒂夫的碧綠眼眸中,各種情愫不斷變化。

然後,在史蒂夫的殷切注視下,巴奇輕輕蠕動唇瓣,緩緩開口。

 

 









 

TBC

 

 

 


___

 


 

下一話大結局!


順便貼一下三胞胎的設定圖


 


 

 

评论(13)
热度(49)
  1. 蒹葭37Rhapsodie 转载了此文字
© Rhapsodi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