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 小麥與丁香(上)

一日一盾冬第二回~今天是小說(只要是盾冬,不管是圖還是文都能算一日一盾冬吧XD(雖然我懷疑我真能做到一日一盾冬XD 只能盡量努力了(

現代AU,在布魯克林獨立開設牙醫診所的史蒂夫跟獨自一人經營麵包店的巴奇之間的小故事



___





  紐約布魯克林的一處公園旁,有間小小的麵包店,早上八點就飄出了新鮮出爐的現烤麵包香。

  身穿輕便運動衫的史蒂夫站在麵包店門口,隔著玻璃,微笑著朝店內的棕髮青年揮了揮手,推開了玻璃門。

  伴隨著清脆的風鈴聲,現烤的小麥香撲鼻而來,誘發著本就因慢跑而飢腸轆轆的史蒂夫的食欲,但更加吸引史蒂夫的,是站在櫃台,圍著黑色圍裙,及肩的長髮扎在腦後,微笑望著史蒂夫的棕髮青年。

  「早安,史蒂夫。」

  「早安,巴奇。」

  交換著早晨的問候,香甜的小麥香,以及溫暖的微笑,是史蒂夫一天早晨最大的活力來源。

  現年34歲的史蒂夫在布魯克林開設了一間座落在公園旁巷子口的羅傑斯牙醫診所,雖然有牙科助理山姆‧威爾遜以及櫃檯小姐娜塔莎‧羅曼諾夫,不過史蒂夫是診所裡唯一的牙醫師。

  為了減少往返家中與診所時所耗費的時間與體力,盡可能多替一位病患服務,史蒂夫選擇在自己原本居住的公寓下開設診所,而不是熱鬧的商業區。

  由於他的收費合理、醫術湛深,對病患也相當親切,每個月還會安排一天為弱勢族群免費義診,所以他的牙醫診所很難預約,幾乎在年頭就已經排到年尾。

  住家就在診所上方的史蒂夫,可以說二十四小時都沉浸在丁香油的氣味裡。

  丁香是原產於印尼的一種蒲桃屬熱帶香料,除了用於食物外,提煉出的精油具有消毒鎮痛作用,是牙醫最常使用的鎮痛劑。

  一般牙醫診所內飄散的獨特氣味,就是丁香油混合了氯化鋅所產生的氣味,也是史蒂夫‧羅傑斯每天最常聞到的氣味。

  即使每天都很忙碌,史蒂夫依然保持著規律的生活,每天清晨六點半醒來,七點出門繞著公園慢跑一個小時後,就會來到這間麵包店購買早餐。

  帶著早餐回到診所,用完早餐後的九點半開始替病患治療,中午休息時,史蒂夫又會到那間麵包店購買午餐,然後回到診所用完午餐後繼續下午的看診。

  下午休息時還是到那間麵包店去買晚餐,然後回到診所用完晚餐後繼續晚間的看診。

  直到夜間休診後,史蒂夫還會在診所關門後到麵包店去,購買店內賣剩的麵包當做消夜。

  也就是說,史蒂夫的一天飲食全部都是在這間麵包店解決的。

  這是間整體使用檜木板裝潢的店面風格相當老式,鵝黃色的燈光以及飄散整間小店內的小麥香氣,讓店內充滿了懷舊與溫暖,名為巴奇的麵包店。

  店名來自於店內唯一的員工兼老闆兼麵包師傅的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的暱稱--巴奇。

  巴奇跟史蒂夫其實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而且從小學開始一直到高中,兩人都就讀同一間學校,可以說是形影不離。

  後來兩人在彼此的鼓勵下,史蒂夫去讀了牙醫學院,巴奇去學了烘焙,兩人都在自己原本的住家下開設了屬於自己的店面,實現兒時的夢想。

  史蒂夫會每天都光顧巴奇的麵包店,並非只是對老友的捧場,而是真的很喜歡巴奇做的麵包。

  不管是甜是鹹、最普通的吐司、貝果還是巴奇自己研發的創作麵包,史蒂夫都很愛吃。

  而且巴奇還會因為擔心史蒂夫的飲食不夠均衡,特別花心思替他研發包含了健康男性一天所需攝取的營養的麵包、沙拉、果汁、牛奶,兼顧美味與健康,讓史蒂夫不需煩惱每天吃什麼,只要到巴奇麵包店,巴奇都會幫他準備好。

  不過,其實還有一個最重大的原因,史蒂夫從來沒對任何人提過,包括跟他最要好,幾乎無話不談的巴奇。

  那就是,他一直偷偷暗戀著巴奇。

  大概早在十五歲的懵懂青春期,史蒂夫就意識到了自己對巴奇所抱持著的,並不只是單純的友情。

  每當像現在這樣看著巴奇的笑容,史蒂夫就會在安心的同時,也感到心跳加速。

  只要閒下來,史蒂夫總會想到巴奇,有時連在慢跑中,甚至工作中,都會不經意地想著,不知道巴奇現在正在做什麼。

  即使每晚都在夢中擁抱著巴奇、親吻他,對夢中的他做出各種難以啟齒的行為,但現實是,害怕會被巴奇拒絕的史蒂夫根本提不起勇氣告白。

  對現在的史蒂夫來說,在忙碌的生活裡,能夠每天早中晚都到巴奇的麵包店光顧,以巴奇的笑容作為一天的開始及結束,就是種幸福,所以也就不再多奢求什麼。

  只不過,這幾天巴奇的狀況不太對,讓史蒂夫很是擔心。

  巴奇一手摀著自己的右臉,滿臉笑容地將早就準備好的紙袋遞到史蒂夫面前,「今天的早餐是火雞可頌三明治,中午有特別想吃什麼?」

  「嗯……」看著巴奇右手也遮不住的紅腫,史蒂夫蹙起了眉,「楓糖肉桂捲。」

  「好,你中午過來,就有剛出爐的楓糖肉桂捲等著你。」

  看著巴奇明明右臉頰都紅腫了起來,卻硬是撐著的笑容,史蒂夫心疼的不得了。

  他知道巴奇的牙已經發炎了好幾天,剛開始只要不去碰到還沒什麼大礙,但後來別說喝水了,就連嘴稍微張大些都會痛得不得了。

  史蒂夫當然在第一天就要巴奇到自己的診所去看牙,卻收到了巴奇的拒絕。

  巴奇的理由是,首先,他沒有牙醫保險,看牙醫太貴;再來,他知道史蒂夫的預約早就排到了年底。

  只要巴奇表達出意願,史蒂夫一定會馬上安排,讓他直接看牙不用預約,治療費一毛也不會收,但巴奇不想這樣。

  他不想史蒂夫太累,也不希望自己插隊影響其他早就預約好的患者權益,更加沒有理由讓史蒂夫做白工,所以,不管史蒂夫怎麼勸說,巴奇都不肯到他的診所去看牙。

  就連山姆跟娜塔莎也都各自在去買麵包的時候勸過巴奇,但巴奇還是一再婉拒。

  娜塔莎甚至還跟史蒂夫建議:「你何不試著叫巴奇用肉體抵醫療費。」

  當然,自認將對巴奇的心意隱瞞得很好的史蒂夫差一點沒嚇出一身冷汗,「肉、肉肉肉體!?」

  「你幹嘛那麼激動?我的意思是說你可以叫他來我們診所幫忙,」面對史蒂夫的激烈反應,娜塔莎只是挑起了眉,露出別有深意的笑容,「當然啦,你想的那種方式我也不反對。」

  史蒂夫沒敢再問娜塔莎,妳怎麼知道我想的是哪種方式?

  說老實話,娜塔莎所提出的肉體交換,其實史蒂夫有動過念頭,但是他也只是想想而已。

  先不說他有沒有那個勇氣問出口,或是巴奇有沒有可能答應,就算巴奇答應了,他們真的有了肉體關係,那也只是更加空虛。

  因為史蒂夫真正所想要的,不只是巴奇的肉體而已,史蒂夫打從心底渴望的,是巴奇的全部。

  雖然他始終沒有勇氣對巴奇說出內心的感情。

  不過,現在比起自己對巴奇的感情,更讓史蒂夫煩惱的,是巴奇的身體狀況。

  以史蒂夫的判斷,雖然沒有在診所利用儀器仔細檢查,但他有讓巴奇張開嘴巴,讓他大致看過內部的情形,他認為應該是智齒發炎,雖然不是什麼很嚴重的症狀,但要是拖太久了,很有可能會爆發蜂窩性組織炎,所以史蒂夫很希望能盡快說服巴奇到自己的診所來看診。

  在反覆思考了好幾天後,史蒂夫想到了一個法子。

  「對了,巴奇,」史蒂夫裝作忽然想起往日回憶的模樣,對巴奇笑道,「你還記得嗎?你在剛開始學習烘焙的時候,每次都要我試吃你做的麵包,雖然大部分都很好吃,不過有些實在很可怕。」

  「哈哈,是啊,我還記得有一次我不小心把糖跟鹽弄錯了,把糖漬藍莓果醬麵包弄得又鹹又酸,你還當場吐出來。」

  回想起當時的慘狀,巴奇忘了牙疼,很沒良心地哈哈大笑。

  一見巴奇自己提起,史蒂夫趕緊來個乘勝追擊。

  「那今天晚上你關店後到我的診所來,我想要你幫我測試一種我自己研發的新療法,應該還算公平吧?既然是實驗性療法,當然不會收你錢,要是你不答應,就是占我便宜。」

  巴奇愣了一下,看著史蒂夫臉上得意的表情,不禁又是好氣又是好笑,但更多的還是感動。

  「……混蛋史蒂夫,你那麼說了,我還能不答應嗎?」

  於是,終於得到巴奇點頭同意接受治療的史蒂夫,歡天喜地回到了診所裡。

  到了夜晚,山姆跟娜塔莎都回去後,史蒂夫換上了休息中的牌子,正要出門去接巴奇,就看到抱著一個大紙袋的巴奇朝著診所走過來。

  「那是什麼?」

  在巴奇走進診所後,史蒂夫接過巴奇遞過來的紙袋,好奇地打開了紙袋,小麥的香氣立刻飄散開來,不用低頭看去,史蒂夫就知道裡頭裝得大概全是麵包,很快地巴奇的回答也證實了史蒂夫的想法。

  「店裡賣剩的麵包。」

  原本充滿著丁香油混合氯化鋅氣味的診所裡,混進了小麥的香氣,不知道為什麼,史蒂夫胸口產生了難以言喻的悸動。

  就好像,屬於巴奇的小麥香跟屬於自己的丁香,融合在一起似的。

  而且,現在,在他放下了鐵門後,這個可以說是自己城堡的診所內,只有自己跟巴奇,

  意識到這點後,史蒂夫更加無法抑止自己去胡思亂想,腦中甚至開始了淫穢的妄想。

  --如果,他把巴奇壓在椅上……

  心臟噗通噗通地跳著,史蒂夫想辦法令自己冷靜下來,將裝滿了麵包的紙袋放到了接待櫃檯上,然後引導著巴奇,來到了治療椅上。

  「沒事,巴奇,很快就好,再忍耐一下。」

  由於腫脹,巴奇張嘴張得很辛苦,看得史蒂夫好不忍,一邊檢查一邊將手放在他的手上,不停柔聲安慰。

  仔細幫巴奇做了一番檢查後,果然如史蒂夫所判斷的,是智齒導致的腫脹發炎,雖然發炎相當嚴重,但幸好還沒有進一步成為蜂窩性組織炎,智齒本身也沒有長歪,所以不用拔除,只要清潔患部,再投予抗生素應該就可以。

  再幫巴奇清潔好並注射了麻醉劑與抗生素後,史蒂夫將大致狀況跟巴奇說明,並叮囑道:「明天開始連續三天每晚都要過來打針。」

  因為打了麻醉,沒辦法說話的巴奇用點頭來代替。

  看著因疼痛跟麻醉而顯得相當疲累的巴奇,史蒂夫不放心讓他一個人回家,於是在扶他從椅上起來後,想也沒想就脫口而出問道:「要不要到我家裡休息?」

  話一出口,看到巴奇驚訝過後,用他那一雙總是濕漉漉的綠眼睛凝視著自己緩緩點頭的模樣,史蒂夫才突然意會到自己剛才問了什麼。

  他絕對沒有別的意思,他只是擔心讓還在麻醉狀態的巴奇一個人回家,不是想趁機對巴奇作什麼,他真的沒有。

  所以,當第二天一大早,從床上睜開眼睛的史蒂夫抱著身上布滿了吻痕的巴奇,而且自己下半身某處不可描述的部位還埋在巴奇下半身某處不可描述的部位內時,最難以置信的人,就是史蒂夫自己。











TBC



评论(20)
热度(81)
  1. 蒹葭37Rhapsodi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