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晚安,巴奇。」

胸口悶悶的,必須寫些什麼,對著電腦螢幕胡亂地敲了些字

關於復三結局後,劇透有,還請避雷

順便,我首刷復聯三的劇透感想在這裡,有興趣可以看看

 

 


___

 

 

 


……天啊。

跌坐在地上,史蒂夫茫然地看著曾經是幻視的空殼,他額上原本嵌入的心靈寶石,只留下一大片怵目驚心的空洞。

--只要薩諾斯取得了所有無限寶石,只要彈個指頭,就能輕易消滅全宇宙一半的生命。

前不久布魯斯所說的警告,伴隨著方才巴奇在自己眼前化成灰的畫面,不停在史蒂夫腦中循環。

當他終於意識過來,他不想意識到的真相是什麼時,史蒂夫再也沒力氣站起來。

史蒂夫不願去想,不願去思考,因為,所有的證據只會導向一個絕望的事實。

他曾經傷心、曾經憤怒、曾經無奈接受,但現在,籠罩著他的,是絕望的深淵。

凝滯的時間中,四周的喧嘩越來越吵雜,史蒂夫感到一隻手搭在他肩上,讓他停止的時間再度流動,身體動了一下,緩緩轉過頭去。

看到的是索爾嚴肅沉重的表情。

他的嘴唇正在動,似乎正在對自己說些什麼。

「我們必須趕緊查清楚薩諾斯做了什麼,又去了哪裡。」

遲了一些,史蒂夫才聽見並理解過來索爾說的是什麼。

索爾說的對,他們現在必須想辦法搞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薩諾斯做了什麼,那是他……沒能阻止薩諾斯的他們必須做的。

站起來,史蒂夫‧羅傑斯。

史蒂夫喝令著自己的雙腳,婉拒了索爾的幫助,靠自己的力量站起了身,然後挺直了胸膛,環視四周。

站在他眼前的,除了索爾帶來的火箭浣熊,以及帝查拉的親衛隊長奧科耶,剩下的都是復仇者聯盟的原始成員--索爾、娜塔莎、布魯斯、羅德。

而四面八方,面對眼前展開的異變,驚慌失措的瓦干達戰士們紛紛往他們的方向聚集而來。

視線中,巴奇遺留下的那把槍安安靜靜地躺在滿地的落葉上。

瞬間,史蒂夫的心臟彷彿停止了跳動,血液凝結在他的胸腔,但史蒂夫閉上眼睛,握緊了拳頭,咬破自己的舌頭,逼迫血液重新流動。

沒有時間讓他絕望,他有太多事必須做,他們這些存活下來的復仇者們必須想辦法跟生死不明的其他復仇者們取得聯繫,並盡早調查目前全世界的情勢,有哪些人失去了生命,又有哪些人存活。

這些是活下來的他們所須盡的責任。

做了個深呼吸後,史蒂夫吞下自己口中的血液,開始冷靜地指揮其他同伴,清點現場活著的人數、並跟外界聯繫。

 

 

 


*** *** ***

 

 

 


史蒂夫他們帶領著存活的瓦干達戰士們聚集到了中心,驚喜地發現舒莉還活著,當她從奧科耶的口中得知自己的哥哥已化灰時,她先是搖頭,拒絕承認,但奧科耶的表情哀傷而沉重,慢慢地舒莉嘴唇顫抖,淚水在她眼中匯聚。

在一旁靜靜看著這一切的史蒂夫,手中握著巴奇遺留下來的槍。

他想收集巴奇的灰燼,但當他終於有空回到那裡時,風已經將一切帶走,只留下那把槍。

有那麼一個空白的時間,他想,至少如果巴奇的金屬手臂能留下--

但他沒敢再想下去,因為光是握著那把依稀彷彿還殘留著巴奇體溫的槍,就讓他心痛到難以呼吸。

即使如此,他也無法放掉手中這把槍。

這是巴奇在自己眼前灰飛煙滅後,唯一留下的,他最後接觸過的事物。

娜塔莎跟布魯斯溫柔地安撫跟勸解下,舒莉在奧科耶懷中停止了哭泣,堅強地承擔起了她身為瓦干達公主的責任,領導起瓦干達民眾跟戰士們。

看著冷靜安排後續事宜的舒莉那雙紅腫的眼眸,史蒂夫敬佩地在心底想,這少女真的很堅強,而自己卻連哀悼的眼淚都流不出來。

眾人同心協力之下,該聯繫的聯繫上、大致上目前世界的狀況也作了初步的把握,時間已經將近凌晨時分,大家都因悲傷跟恐慌而精神緊繃了一整天,於是他們決定先休息。

舒莉請廚師做了簡便快速的餐點,並且提供房間讓以索爾為首的遠道而來的客人們可以沐浴睡眠。

而當舒莉向史蒂夫詢問他的房間要安排在哪時,史蒂夫只是搖了搖頭,跟舒莉說:「妳知道到哪裡找得到我,公主殿下。」

舒莉一愣,表情帶著理解與同情,張口想要說些什麼,最後只是點了點頭。

看著史蒂夫緊握著槍離去的孤獨背影,想起了哥哥跟巴奇,舒莉好不容易冷靜下來的心又難受了起來。

她當然知道史蒂夫要去哪裡。

自從巴奇甦醒並在瓦干達休養之後,這兩年來,雖然常常在外奔波,但史蒂夫只要回來瓦干達,一定都會跟巴奇一起,住在他那間位於草原上的木屋裡。

每當史蒂夫回來,她就會帶著哥哥一起去巴奇那裡,穿著瓦干達傳統服飾的他們會一起站在堆滿了木材的門前微笑著迎接他們。

他們會坐在木製的長椅上,聽著燃燒柴火的劈波聲,一邊吃著史蒂夫跟巴奇一起做的料理,一起談論最近國內外發生的事,也會聊起過去的一些趣事。

史蒂夫只要待在瓦干達,就一定會在巴奇身旁,在舒莉的印象中,他們總是形影不離。

然而現在,史蒂夫就算去那裡,巴奇也不在那了。

舒莉腦海裡浮現起那個曾經有史蒂夫、有她、有巴奇、有帝查拉,四個人開開心心地聊著的木屋前,史蒂夫一個人坐在椅上的畫面,淚水再度從眼中湧出。

幸好,這裡現在只有自己一個人。舒莉想著,低著頭,任由眼淚因地心引力不斷往下墜落。

 

 

 


*** *** ***

 

 

 


夜晚的涼風吹撫著大地,漆黑的夜空中掛著一抹新月。

緊握著巴奇的槍不放,史蒂夫蹣跚地來到了自己跟巴奇在瓦干達的家。

也許復仇者聯盟總部是美國隊長的家,但,唯有巴奇在的這裡,才是史蒂夫‧羅傑斯真正的家。

每次回到這裡,史蒂夫的心總是安詳雀躍的--因為他知道,巴奇會在這裡,微笑地迎接自己。

然而,此時此刻,越接近木屋,史蒂夫的雙腿就越發沉重、無力,甚至微微打顫。

而當看到黑暗的木屋,史蒂夫終於跪坐在地上。

直到這一瞬間,他的心裡某處還抱持著一線希望,也許,巴奇還會在這裡等著自己。

就像每次自己又做了失去巴奇的噩夢時,巴奇總會在身邊,用他那低軟的溫柔嗓音,輕輕安慰他,「沒事了,史蒂夫,我就在這裡。」

--史蒂夫。

巴奇化成灰前最後的話語。

巴奇想要跟自己說什麼?他會不會害怕?會不會痛?史蒂夫有好多好多想問的。

而,史蒂夫最想問的,是對命運的質疑。

為什麼是巴奇?

他知道,這樣好像在說,如果不是巴奇,死的是任何人都可以。

但,緊握著巴奇的槍,史蒂夫無法不自私地那麼想。

巴奇經歷了那麼多的折磨,好不容易終於可以重新開始,他就想馬上跟隨史蒂夫,一同暗中對抗恐怖分子,但史蒂夫覺得巴奇應該先好好休養身心,所以勸服他,讓巴奇暫時在這裡生活,而自己只要有空閒,就會回到瓦干達陪伴他。

然而巴奇平靜的生活,只過了兩年。

消失的那一半生命中,巴奇不應該在裡面,這樣對他實在太不公平了。

而且,這一次他們還是連一句再見都沒能說。

史蒂夫甚至連眼淚都流不出來,他只是緊緊握著巴奇的槍,望著黑暗的木屋。

那裡曾經有溫暖的光、溫暖的笑容,溫柔的呼喚著自己名字的聲音。

恍惚間,史蒂夫彷彿又聽見了那一聲史蒂夫,但他慢慢地環顧四周,除了自己以外,什麼人都沒有。

緊緊握著槍,史蒂夫緩緩站起身,一步一步走進了木屋。

關上門前,史蒂夫輕輕地,說了一句。

「晚安,巴奇。」

沒有人回答他。

 

 

 

 





 

 

 

 

 


___

 

 

 

我們都知道,他們應該會復活,但是史蒂夫不知道

他很堅強,他會振作起來,去處理,去拯救世界,但現在,他只是個失而復得又得而復失摯友的男人

 

 

 

 

 

 

 


评论(23)
热度(128)
  1. 龙井虾仁Rhapsodie 转载了此文字
    窒息得痛
© Rhapsodi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