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動畫觀影記錄XD(中)


延續上一篇,為了治癒自己破碎的心,觀看《漫威未來復仇者(Marvel Future Avengers)》的一些盾冬截圖跟感想碎碎念。

因為這一篇跟下一篇都有滿滿的盾冬,所以請容我放一下盾冬Tag(本來警告說妄想有,但是動畫本身就真的很盾冬了,也不能算妄想啦XD(只是我的濾鏡可能比較厚一點而已XD

順說從各話簡介感覺神兄弟也很多,但我對盾冬以外完全沒興趣,都跳過只看盾冬的部分,神兄弟粉可以自己去找找看。

光是第九話的盾冬量就超標啦,一整集的回想跟最後對峙的圖量就足以截一篇中了(我還截少了(這部盾冬真的很甜很有愛啊(而且之後的第十六話跟第十七話根本就是盾冬回!)

總之,以下有大量截圖,圖多慎入~



__


 

第九話,副標:冬日士兵的正體。

接上一話復仇者們被捲入紅骷髏的自爆,復仇者們失蹤後,剩下的二軍,鷹眼、黑寡婦跟驚奇隊長還有未來復仇者的少年們於復仇者總部集合。

雖然復仇者們都失蹤了,但其他人都堅信他們一定還活著。

然後他們研究那些反派們。

(順說這部動畫裡驚隊有跟傻巴一樣的呆毛XD)




鷹眼問冬兵是誰,驚隊也不清楚,只說自己只知道他叫冬日士兵,其他全都不明。

然後寡姊驚艷(真的驚艷啊,全劇最正的)登場,調出了一張照片:「你們看看這個。」




鷹眼:「隊長?隊長怎麼了?」

寡姊:「不是隊長,是另一個。巴奇‧巴恩斯,過去隊長二戰時的搭擋,跟他一起出生入死,完成許多任務的男人。」

(是說這張合照真好,也只有巴奇才能搭史蒂夫搭得那麼自然又笑得那麼開心啦...(巴奇:這是我老公!帥吧!(是說隊長的右手在巴奇屁股上嗎?(大概只敢偷偷輕碰一下,像思春期的少年那樣(你




聽到寡姊特別提到巴奇,鷹眼還是一臉迷惑:「我不懂妳想說什麼??」

寡姊:「......」

不想跟蠢人說話的寡姊默默地把冬兵跟巴奇的照片合在一起,鷹眼才驚覺事態不對。




寡姊:而且根據軍中的資料,巴奇‧巴恩斯理應在1945年就因任務失敗而失去生命。

發現冬兵身分後,大家都很驚愕。

 

接著畫面一轉,獨自躲藏在下水道的冬兵開始閃回。




記憶回到1945年。




他們一起躲藏在壕溝中,看著轟炸機飛過。




隊長:「我們不能讓那台轟炸機通過這裡。」




巴奇:「光是在這看著沒有用,我們走吧。」

隊長先是點頭,接著低頭沉思。




察覺到隊長不對勁的巴奇叫了他一聲「隊長?」




沉默了一會後,隊長說:「巴奇,你留在這裡我自己一個人去。」

巴奇錯愕地看著他,「你開什麼玩笑?」

隊長表示他很擔心巴奇的安危,「因為我的肉體是經過改造的,很強韌,可是你......」




但隊長話還沒說完就被不爽的巴奇打斷。

「你說的沒錯,我只是個普通人類,平凡的陸軍士兵,如果沒有你在,早就死了一百次以上。」




「可是,如果沒有我的話呢,就算是你,恐怕也早就倒下了。」




「不是嗎?」

隊長望著巴奇,輕輕點了頭。

然後就是那個之前出現過,今後也會常常出現的那個畫面。




「我們是最強的搭擋。」

(是說,請容我吐槽一下,隊長你真的擔心巴奇就別讓他什麼武器都沒帶只穿著一件鬆垮垮的汗衫跟著你東奔西跑啊,你自己穿著那麼安全的防護衣,還帶盾牌耶!XDDD)


之後閃回現在的冬兵。



又快速閃回XD


這次是在飛機上遇到危機的兩人。



巴奇掛在機翼上,眼看就要掉下去了。



「巴奇,沒事吧!」不顧自己也在機翼上的隊長焦急地問。



巴奇想要爬上來,但下一瞬間,飛機機翼突然爆炸。

就在我以為巴奇又要摔飛機的時候。




隊長:「糟了!」

沒想到這個世界裡摔的居然是隊長啊!!!

從之前的幾個我來不及截到的動作看起來,應該是:巴奇想要爬上機翼→隊長不顧自己也很危險伸手想要抓住巴奇→機翼爆炸的振動→隊長就摔了。



只能眼睜睜看著隊長摔下飛機的巴奇,想起了自己之前對史蒂夫說過的話。




「只要我們兩人在一起,什麼都做得到,對吧,史蒂夫?」

但是,那麼誇下海口的他卻讓史蒂夫從自己眼前摔了下去......那是他一直都保護著的史蒂夫啊......

(不得不說,動畫這個安排妙啊!讓隊長跟巴奇的立場互換,而且後面隊長自己會另外回憶,感覺得出來他們彼此都自責是自己丟下了對方啊!)

回憶到一半,反派的領隊打斷了冬兵,通知他該出陣了,記憶開始混亂的冬兵很不爽地用力搥爆了下水道的牆壁。(很帥!但我得為下水道工人默哀XD(



 

然後中間一段就是反派同盟脅持了某個研究機構,復聯的二軍前去阻止,失敗被抓住,其實只是為了套出反派們的計畫而演戲,原來的復仇者們也都平安無事地再次登場。



看到隊長沒死的冬兵,暗自低語:「你還沒死嗎?美國隊長!」(是生氣還是高興呢?複雜()



在所有反派都撤退後,冬兵一個人留了下來,看著隊長。




索爾問他:「你不逃嗎?」並做出想出手的樣子,卻被東尼阻止,接著隊長一個人跳下大樓,與冬兵對峙。




 (好腰)



在大樓上所有復仇者們的注視中,隊長緩緩走向冬兵,用閃閃發光(真的是閃閃發光啊~而且這部動畫裡隊長的睫毛很長,果然有抓到CE的精髓嗎XD)的眼神望著他,低聲開口:「原來你還活著,巴奇。」

(截這張絕不是為了巴奇的好屁股)




「巴奇‧巴恩斯已經死了,我是冬日士兵。」




與其說是自我意識,不如說冬兵是在復誦,因為接下來閃出一個冬兵被洗腦的畫面,他說的都是洗腦他的人對他下的最終任務。




「美國隊長,我要殺了你。」



看到昔日好友被控制變成殺手,還對自己說出這麼冷酷的話,隊長心裡肯定很難受(配音有低聲哽了一下(電影裡冬冬可沒當面對隊長說過我要殺了你這樣的話,(他頂多說你是我的任務!)果然日本少漫風講求虐心()




於是兩人在夕陽下開始了一方拼命攻擊一方忍痛阻擋的對戰。

不管冬兵怎麼凌厲攻擊,隊長都只用盾牌擋,一次都沒出手。(美隊二裡在空橋上是為了阻止計畫不得已才出手,也就是說這個動畫讓我們清楚看到,只要無關其他生命的狀況下,就算復仇者們都在一旁看著,隊長也還是任冬冬打XD)(隊長:你們都不懂!打是情罵是愛!)




眼見著冬兵朝自己衝過來,隊長眼前浮現起的卻是當年自己摔下飛機時巴奇的臉。



「隊長!!」

在巴奇的叫喊聲中,隊長墜入了海中。




忍著自身的痛苦,隊長掙扎著喊出巴奇的名字。




即使自己墜入海中,他仍在擔心留在飛機上的巴奇,然而....




當載著巴奇的飛機就在史蒂夫的眼前爆炸時,史蒂夫不再是美國隊長。





看著爆炸,史蒂夫放棄了一切,任由自己墜入海底的深淵。

他原可求生,以他的體能,絕不可能因為墜海就死亡,但他不願求生。

這一刻,他不是美國隊長,他只是因失去了摯友而喪失求生意志的史蒂夫‧羅傑斯。

(大概是不求同生,但求同死的概念)

然後史蒂夫從回憶中回神,面對不斷攻擊自己的冬兵,史蒂夫痛苦地低問:




「我不會弄錯的,我的朋友!但是,為什麼?」

眼見史蒂夫一點都沒有反擊的意思,冬兵終於忍不住焦躁地問:




「為什麼,為什麼不攻擊我?美國隊長!」

史蒂夫很悲痛地大喊:



「我怎麼可能攻擊你啊,巴奇!」

「不!我是冬日士兵!」

冬兵大吼著,並回想起被洗腦時的場景。



洗腦他的人對他說:「早,冬兵同志,巴奇‧巴恩斯已經死了,你是冬日士兵,你的最終任務,就是抹殺美國隊長。」

史蒂夫越喊他巴奇,越讓冬兵痛苦。

他殺的激烈,史蒂夫卻依然只是格擋。



看著他們兩人之間的對決,其他復仇者們都抱持著同情跟替他們感到難過的態度,特別是鷹眼,都快哭出來了XD



(忍不住截了一下哭哭的鷹眼XD)


想辦法抓住並接近了冬兵的史蒂夫對他心理喊話:




「清醒過來,巴奇!!」




看著眼前一心喚醒自己的史蒂夫,聽著他不斷喊自己巴奇,冬兵痛苦大喊:「別用那個名字叫我!」





然後一把將史蒂夫甩到一邊,並取出槍猛烈攻擊,眼見隊長一面倒的不斷被攻擊,東尼想幫忙,卻被浩克阻止。

而史蒂夫毫不畏懼冬兵的攻擊,站直了身挺直了腰,對他說:



「還沒結束,無論什麼狀況一定都能解決,我們是最強的搭擋,只要兩人在一起,什麼都能做到。」

說著,隊長扔了盾牌。




盾牌:「」

(對史蒂夫來說,盾牌跟巴奇相比,就是個隨時可以拋棄的東西吧)




「你說對吧.......」

輕輕說著,隊長取下了面罩。



用真面目對他柔聲呼喚:「巴奇。」

(這句巴奇,隊長的聲音真的很溫柔啊~(是說(整部動畫裡,隊長似乎只在這裡有摘下面罩露出真面目過!(只有巴奇才有的特殊待遇!(所以這部裡,隊長跟巴奇很公平,一人給對方露一次臉(隊長:「我見了你的臉,你見了我的臉,從此我們就是夫夫啦!」)

然後又是那個回憶中的巴奇。




「只要兩人在一起,什麼都能做到,對吧,史蒂夫。」




最後,兩人互碰了拳頭。

(也就是說,史蒂夫所說的其實就是當年巴奇對自己所說的。(所以這一句就相當於MCU的「我會陪著你,直到時間盡頭」吧(兩種都好甜都好喜歡!(感覺動畫版的更像搭擋些(MCU版是家人)

 

接著,從回憶中回到現在的冬兵很痛苦地呻吟。



並舉刀衝向史蒂夫,但史蒂夫只是一動也不動。




其他旁觀的復仇者們都倒抽了一口冷氣,驚呼聲此起彼落,但史蒂夫不躲不閃也不擋,就像自己無法傷害巴奇一樣......




冬兵的刀鋒,停在了史蒂夫的脖子旁,顫抖著,卻怎麼也劃不下去。



史蒂夫笑了。

因為他知道,巴奇也永遠不會傷害他。




冬兵痛苦地跪了下來。




「恢復了嗎?」

「不......」

其他復仇者們在一旁看著。




史蒂夫向巴奇伸出了手。

(不覺得這張看起來好像巴奇正在給史蒂夫口嗎?(咦)




卻被冬兵一掌拍掉。




「巴奇‧巴恩斯已經死了......」冬兵低吼著,「只有你.....下一次我一定會.....」




「不管來幾次都可以,」史蒂夫自信而寵溺地微笑,「我等著你,巴奇。」

(就是喜歡史蒂夫對巴奇那種自信又寵溺的態度啊啊啊!)




於是信心滿滿的史蒂夫也沒有再逼他,而是放冬兵用瞬間移動裝置再次逃跑。

(反正老婆巴奇還活著就是最棒的驚喜了,而且冬兵自己說會來找他,史蒂夫只要等他哪天想到找上門就好()




冬兵一走,聽到其他復仇者們擔心地呼喚自己,史蒂夫馬上就戴回了面罩。

(隊長:我的臉只有老婆巴奇可以看!)

接著,與老婆舊友重逢後的隊長突然詩人化。




「沒問題,命運有時是很殘酷的,我們的道路被分成了兩端,不過,我相信,總有一天,我們一定會再次重疊在一起。」

(肉體也重疊?(毆)




「如果要問為什麼,因為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勝過友情。」





在史蒂夫的喃喃低語中,畫面切到了站在大樓上望著夕陽的冬兵。

就算不在彼此身旁,他們也望著同一個夕陽。





於是,第九話就在分隔兩地的兩人望著夕陽中結束。

(是說我要吐槽一下,隊長你認為你跟巴奇之間只是友情??確定可以戰勝一切的不是愛??(日本少漫的友情定義真的很奇怪啊XDD)

冬兵:「你為什麼對我如此執著!」

史蒂夫:「因為我們是朋友啊!」

 

 

_

 

 

接下來巴奇再度登場是在第十六話:冬日士兵救出戰,以及第十七話:尋找九頭蛇的協力者,非常甜也非常虐喔!

冬兵會完全恢復記憶嗎?(當然會

史蒂夫跟巴奇能夠再會嗎?(當然能

敬請期待盾冬動畫觀影記錄XD(下)!

 

 

 



评论(16)
热度(52)
© Rhapsodi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