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隊2/RPS]【盾冬】Sweet Kid (2)【evanstan】

最好是先看過前傳第一話
還有cssu姑娘You Love Me & I Love You後續
懶得看的話……總之只要知道384是冬兵,然後是盾冬的親生兒子就好XD

不知不覺就接吻了XD進展飛快啊!

所有一切都是YY!AU!OOC!含有ABO生子雷,不喜勿入

 

___

 

當美國隊長一家三口出現在神盾局時,毫不意外的吸引了現場所有人員--特別是女性特工--的目光。

Steve跟Bucky連袂出現在神盾局並不是一件罕見的事,畢竟他們隸屬於此,但是兩人中間還牽著他們的獨生子Sebastian就很稀奇了。所以現場人員都興奮不已的把握這個難得的機會,站在一旁拍照、錄影、打卡上傳消息。

曾經身為冬兵的Sebastian如今早已習慣成為眾人的目光焦點,不過將近一年多前,在剛恢復自己的真實身分時,Sebastian對於大家總愛盯著他看這一點是感到非常迷惘跟困惑,甚至恐懼的。

但是在跟Bucky提到這一點時,他的Papa對他說:「不用怕,他們會看你是因為關心你。」

Sebastian不解的問道:「關心?」

「就是把你放在這裡,」伸出食指輕輕的點在Sebastian的左胸,Bucky微笑解釋,「無論是出於善意,或是出於惡意……都是因為對你這個人有興趣。」

「有興趣……是好事嗎?」Sebastian順著Bucky的手撫上自己的左胸,小聲的問。

「當然是好事!」Bucky用力的摸了摸Sebastian的頭髮,看著他放鬆的表情,Bucky笑了笑,但馬上垂下眼,小聲的唸著,「……最可怕的是無視與漠不關心。」

不能怪Sebastian害怕他人的目光,在Bucky跟Steve所入手的冬兵檔案裡,詳細的記載了他們是如何對待他們口中的資產,Bucky每次一想到Sebastian以冬兵的身分在九頭蛇裡所經歷過的遭遇,就恨不得殺光所有九頭蛇的成員。

他們根本就不把冬兵當成是人類,又何來關心?

想到這裡,Bucky用力拍了拍Sebastian的背,大聲的為他打氣,「所以不用怕,抬頭挺胸!你可是Sebastian Barnes Rogers!Steve Rogers&Bucky Barnes的兒子!對自己有自信!」

Sebastian還記得當時看著Bucky那明朗的笑容,內心很自然地就湧起了一股勇氣,他再也不怕了,因為他是Sebastian Barnes Rogers。Steve Rogers&Bucky Barnes的兒子。

牽著雙親的手,Sebastian來到了神盾局局長的辦公室門口,內心有些緊張,但當感覺到雙手的掌心中他雙親的手汗,知道他們比他還要緊張,Sebastian不知怎地就放鬆了下來。

他很少會來這裡,每次出現都是大事,上一次被帶來這裡時是他被拘提的時候,他還記得他要被特戰人員帶走時他的雙親幾乎要掀了整座辦公室的激昂模樣。

所以當這次Sebastian又被Nick特別指名時,Steve跟Bucky心上都是一陣驚疑,不知道那些政客這次又是要對他們的寶貝兒子做什麼了。

當一開門看見辦公室裡除了局長Nick Fury以及他的心腹Phil Coulson以外,站在裡面的居然是三天前來訪過他們家因失言被趕回去的《美國隊長》這部即將開拍的傳記電影的製片、導演跟編劇,還有飾演主角,也是失言犯人的Chris Evans之後,Steve跟Bucky不免感到一陣脫力。

「歡迎,Rogers隊長、Barnes中士,還有Sebastian探員。」Nick將雙手拱在身後,對著站在門口的三人問候。

「你好,Rogers隊長、Barnes中士、Sebastian探員!」製片興匆匆的上前與他們三人一一握手。

編劇跟導演也跟在後面握手寒暄,Steve他們也一一回應,直到Chris。

Steve不太自在的看著眼前那跟自己一模一樣的臉正在認真的解釋前幾天的失言舉動,「前幾天的事真的非常抱歉,都是我太過緊張一時口誤,讓你們誤會了。」

握著Steve的手,眼神在越過Bucky後停留在Sebastian臉上,微微一笑,「其實我當時想說的是,請務必讓Sebastian成為我的Bucky,一同演出美國隊長。」

「……不,我當時也太過失態了,我才應該說抱歉。」面對對方主動道歉加上解釋,Steve縱然仍有一種接近直覺的不滿,也只是收進心裡,做出了善意的回應。

在握完手後,Steve又看了Chris一眼,再移到Nick身上,皺起眉,「Nick,這該不會是……」

「我知道國防部長親自致電都沒有用,所以這不是請求,而是是任務指派。」Nick將視線從Steve身上移到Sebastian身上,「Sebastian Barnes Rogers探員,你這次的長期任務就是演出《美國隊長》中Barnes中士一角。」

「什麼?!」一聽到Nick的話,Steve跟Bucky都大驚失色。

Steve衝動的馬上飛奔至辦公桌前,雙掌用力一拍桌面,大聲對Nick提出抗議:「你不能擅自決定!Sebastian的身分是我跟Bucky的直屬特工,要指派任務應該要先通過我或是Bucky!」

「Rogers隊長,請注意你的態度。」冷眼望著Steve關心則亂的狀態,Nick出聲提醒,「別忘了我是你的頂頭上司,層級比你高,即使Sebastian是隸屬於你直屬管轄,我也絕對有權限命令他。」

編導跟製片三人有些不知所措的盯著神盾局局長與美國隊長互瞪,強力的氣場互相撞擊。

而Bucky則是站到了Sebastian面前,將他護在身後,壓低了聲音,「……我相信這一定有個合理的解釋。」

Coulson就像是在等這句話似的快步走到了Bucky面前,從胸前掏出一張紙,遞給Bucky,「Barnes中士,請看。」

Bucky看看Coulson,接過那張紙將目光放上去快速瀏覽一下,驚訝的瞪大眼睛,「國防部長親自下令?」

點點頭,Coulson對他的偶像們解釋道:「我相信你們三位一定知道《美國隊長》這部電影是由軍方跟好萊塢共同製作,主要是為了挽回歷經洞見計畫之後神盾局與軍方的形象以及宣揚美國隊長的偉大功績,所以我們都希望這部片能夠做到盡善盡美。」

「所以這樣就可以濫用職權?」

「這只是其中之一的理由,」Nick接過話,望著Steve反問道:「這部電影的主角是誰?美國隊長;美國隊長最大的敵人是誰?九頭蛇。」

Steve跟Bucky皺起眉,兩人互望一眼,再看向Nick,「難道說……」

Nick點了點頭,「有內幕消息指出九頭蛇的殘黨極有可能會在拍戲的時候對劇組,特別是飾演主角美國隊長的Chris Evans不利。」

「也就是說這個任務主要是讓Sebby飾演我,以便貼身擔任Chris Evans的保鑣?」Bucky恍然大悟,「但是,他會不會演戲都不知道,而且只有Sebby一個人……」

跟Steve互相對視,兩人都有些擔心。

撇去演技不管,他們兩人當然相信自己兒子的戰鬥能力,但是相信歸相信,捨不捨得讓他曝露在危險下又是另一回事。

想到這裡,他們同時看向他們的寶貝兒子,然後兩人都愣住了。

Sebastian跟Chris正在互相凝視著彼此,完全沒有對四周發生的事有任何反應,簡直就像是眼中只有彼此。

在自己的雙親為了自己的事而與他們的上司溝通的時候Sebastian並沒有去煩惱,因為他發現Chris一直在凝視著自己,笑得很溫柔,即使是在剛才他Daddy跟Nick在對峙的時候,他也只是盯著自己看。

所以他也忍不住一直盯著他看,明明跟Daddy是一樣的臉,但是Steve對他笑時他會覺得心裡很溫暖,而Chris的笑容……會讓他覺得臉很燙,就像現在這樣。

當與之視線相對時他知道自己的心臟又開始跳得亂七八糟,不知怎地在腦海中想起Bucky之前說的,看你是因為關心你,關心就是把你放在心裡,是因為有興趣,那是一件好事。

所以現在Chris一直在看著自己是好事?

Steve跟Bucky並不那麼覺得。

如果他們現在可以知道他兒子心裡在想什麼的話,他們一定會教育Sebastian,當一個男人,特別是一個Alpha像這樣看著你的時候,那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於是Steve不動聲色的走到了Sebastian面前擋住兩人彼此之間的視線連結,在跟一旁的Bucky交換了一下眼神後,將雙手搭在Sebastian肩膀上,嚴肅的問道:「Sebastian,你是否願意接受這個任務?如果你不願意就說出來,Daddy跟Papa不管用什麼手段都會幫你解除這個任務。」

面對毫不猶豫就說出細想其實相當可怕的台詞的Steve,Sebastian眨了眨眼,笑了起來,「我願意,我願意接受這個任務。」

還好Sebastian後面很快就接上了任務兩個字,不然Steve差點就陷入了類似牽著女兒走紅毯的父親的心情。

「你確定?Sebby,不只是做保鑣,還要演戲喔。」Bucky將手放到他的後腦勺上擔心的問。

「喔,這個不是問題!我們會安排老師!」逮到機會導演連忙補充道,「還有Chris也會幫忙指導。」

聽到Chris也會幫忙指導,Sebastian忍不住墊腳越過Steve的肩頭看向Chris。

「請你們放心,」望著Sebastian,Chris將手放在自己胸前笑著作出承諾:「有什麼不懂的都可以問我,只要我能幫得上Sebastian,我絕對義不容辭。」

看著自己兒子臉頰泛起紅暈雙眼發光的直盯著Chris看,Bucky跟Steve再次互望,胃都痛了起來。

雖然對於Sebastian跟Chris之間的化學反應有所疑慮,但於情於理他們似乎都沒辦法再反對。

「既然如此,Sebastian Barnes Rogers,這個任務你可要好好加油。」可別假戲真做了。

後面的話Bucky只在心底默默的想著。

「同時,我還會指派任務給復仇者聯盟全員:在《美國隊長》拍攝期間,必須隨時派出至少一名成員全程跟在劇組旁,以便能夠即時對Sebastian探員進行支援。」Nick他其實不比這兩個傻父母還不擔心Sebastian,所以他想了個兩全其美的方法。

沒有人吐槽這才是名符其實的濫用職權。

於是就在神盾局局長Nick Fury以及Phil Coulson的斡旋之下,Steve終於非常勉為其難的點頭答應Sebastian演出《美國隊長》裡的Bucky Barnes一角。

 

*** *** ***

 

為了演出Bucky Barnes,Sebastian將及肩的長髮剪短,並把已經回復到原本該有的,恐怕是全身上下唯一遺傳自Steve的金髮染成跟Bucky一樣的棕色,跟他的Papa站在一起簡直像是一對雙胞胎。

Sebastian正在試穿Bucky咆哮突擊隊時期的藍棉襖制服,Bucky跟Steve守在一旁看著服裝人員忙進忙出。

看著眼前宛如Bucky少年時翻版的Sebastian,Steve一瞬間彷彿回到了少年時期,內心不由地升起了莫名的感傷。

從那之後,一切都飛速的變化,他們怎麼也沒想過會跨過漫長的七十多年。

他真的很慶幸Bucky一直陪在自己身邊。

「你別哭啊。」Bucky低頭仰望著垂下頭的Steve,笑著拍了拍他的手。

「我沒有哭。」Steve抽了抽鼻子,「我只是突然想到,我欠了你好多。」

沉默的看著Steve一會,Bucky才開口說道:「比如說一個婚禮?一個結婚戒指?一張結婚證書?」

……婚禮?結婚戒指?結婚證書?Steve像是受到了一波又一波的衝擊,張大了嘴半天說不出話來。

對了,他怎麼一直都沒想到,因為發生了太多的事情,他跟Bucky至今都還沒有正式結婚。

他們當時只想著要打贏戰爭,戰爭結束後再回布魯克林結婚,後來他們一起被冰凍,一起到了2012年,之後的紐約戰役、洞見計畫等等麻煩接踵而來,他根本就沒想到他們其實還沒有結婚。

這樣一來Bucky一直都沒有名分,而Sebastian是非婚生子?

由於衝擊太大,Bucky接下來的「但是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還有Sebby能夠健健康康的陪著我,Steve……」完全沒進到Steve的耳裡,他突然覺得自己是個非常糟糕的伴侶跟父親。

「……Steve?」察覺到Steve的不對勁,Bucky挑起眉出聲呼喚著他魂遊天外的伴侶。

「對不起!Bucky!我……我居然……」顫抖著嘴唇,Steve突然轉身衝出試衣間。

「隊長!?」

「Steve?!」

「Daddy?」

看到自己平時穩重的父親突如其來的異狀,Sebastian不安的走過去握住Bucky的手。

「別擔心,Sebby……」Bucky反握住Sebastian的手安撫他,他覺得他必須去找Steve,但是又放心不下讓Sebastian一個人試裝。

就在Bucky煩惱的時候,同樣在試裝的Chris走了進來,好奇的關心道:「剛才我看到Rogers隊長狂奔衝出大門,發生了什麼事嗎?」

看著眼前一身美國隊長制服的Chris,又看向身旁Sebastian原本不安的垂著眉卻在Chris一進門時舒展開來的模樣,內心掙扎了一下,還是開口對Chris問道:「麻煩你在我們回來之前幫忙照顧一下Sebby,可以嗎?」

「當然沒問題!請把Sebastian放心交給我。」Chris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Sebby,我很快就會回來,你在這裡等我們。」Bucky揉了揉Sebastian的頭髮,對Chris說著,「那就麻煩你了。」後轉身走出了門口。

在目送Bucky離開之後,Chris看向張著一雙水亮亮的藍眼睛望著自己的Sebastian,笑著問道:「我也可以叫你Sebby嗎?」

見Sebastian點了點頭,Chris壓抑住想伸手摸摸對方頭的衝動,想著該怎麼開啟話題。

他一直都想找機會跟Sebastian聊聊天,但是Steve跟Bucky不知為何一直防著他,當然,他大概知道是基於他之前的失言。而就算是在那兩人出任務無法前來時,復聯也會有其他的人守在Sebastian身邊,所以他根本找不到機會。

沒想到今天機會就這麼突然從天而降,他必須好好把握。

Chris想到這裡,看向Sebastian,拉起他的手,兩人並肩坐到了一旁的長椅上,「說起來,你要跟我演一對情侶,我們是不是應該時常一起培養感情?」

Sebastian愣了一下,有些遲疑的問道:「培養感情?」

「對,比如說Rogers隊長跟Barnes中士平常在家都是怎麼相處的?我們也可以嘗試看看。」

歪著頭回想自家雙親平時在家膩在一起的模樣,讓他跟Chris嘗試看看像那樣黏在一起?一想到這裡Sebastian整張臉都紅了起來,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好低頭不語。

Sebastian的反應反倒讓Chris愣住了,不由得好奇起來。咦?這美國隊長跟Barnes中士平常在家到底是什麼樣的相處模式?為什麼Sebby的臉會那麼紅?

「唔,你別擔心,這部電影是IIA級,雖然感情戲很多,但我們不會做得太過火。」

「……做得太過火?」

「就是頂多到吻戲……啊,你可以接受吻戲嗎?」

「吻戲是怎麼做的?」

「……你要演練看看嗎?」

Sebastian點了點頭。

Chris雖然在內心裡湧起一種好像在欺負單純的小孩的罪惡感,他還是一手勾起Sebastian的下巴,然後把嘴唇輕輕的貼上了他的。

Sebastian張大了眼睛,他是有看過他Daddy跟Papa常常這麼作,原來這個就是吻啊,他從沒想過有一天他也會跟別人這麼作。他覺得他的心臟噗通噗通的直跳,幾乎快要無法呼吸了。

「……就是像這樣。」再次壓抑住想把舌頭伸進去的衝動,Chris放開了Sebastian,往後退開。

滿臉通紅的Sebastian出現在眼前時他幾乎又想再次吻下去,但他忍住了,他不想嚇到那麼單純的孩子。

更何況,就像蛋糕上的草莓,好吃的東西要留到最後享用。

望著坐在長椅上狀似親暱的兩人,服裝人員A不禁在心裡感佩的想,那麼早就為順利演出螢幕情侶在培養感情了,真不愧是職業演員啊,Evans先生。

但是現在可以先讓Sebastian先生把服裝試好嗎?

不過服裝人員的奢求並沒有實現,一直到Steve跟Bucky手牽著手回來接Sebastian之前,Chris都沒離開過Sebastian身邊。

 


*** *** ***

 

Bucky追了出去,在人群中東張西望,卻不見Steve的蹤跡,他四處奔跑了一會,又到了停車場確認車子還在停車場裡,也就是說應該不會離開太遠,只是到底去哪裡了?

就在Bucky思考的同時,褲子口袋裡的手機突然響起,是Steve專屬的鈴聲。他趕緊接了起來,「喂?Steve?!你到底怎麼了!突然跑出去……」

「對不起Bucky……你聲音聽起來很喘,是不是出來找我了?我現在馬上去找你。」

「不用,我現在在停車場這裡,有什麼先回去Sebby那再說吧……」Bucky邊講手機邊往回走,直到走出停車場,來到大街上,往拍攝片場的方向走回去。

突然間他聽到一聲「Bucky!」有些驚訝,Steve的聲音怎麼聽起來很近?

朝著聲音的方向望過去,正是Steve。

一路狂奔回來的Steve喘著氣,在Bucky的注視下不斷深呼吸平復氣息。

「抱歉,Bucky……我臨時只能準備那麼多,」Steve捧著剛才衝去買的戒指,以及法院取得的結婚證書,在眾目睽睽之中跪在地上,誠懇而深情的望著Bucky,「雖然我很糟糕,又不懂得浪漫,還一直讓你受苦,你願意跟這樣的我結婚共度一生嗎?」

Bucky無言的望著Steve,這個笨蛋,剛才匆匆忙忙跑出去就是為了向自己求婚?

「你啊……真的一點都不浪漫,但是我說過……我不需要盛大的婚禮,也不用戒指、證書,只要你們在我身邊……」雙眼泛起淚光,Bucky笑得很開心,「……嗯,我願意。」

在眾人的歡呼跟鼓掌聲中美國隊長站了起來衝上前去緊緊擁抱住他的伴侶。

美國隊長當街對Barnes中士求婚的新聞很快就成為當天的頭條。

對於這個天上掉下來的絕佳宣傳,電影製作團隊個個都笑得合不攏嘴。

真是拜神拜佛也比不上拜美國隊長。

 

 

 

 

 

TBC

 

___

 

彩蛋(?):

「恭喜,所以你們婚禮決定日期了嗎?」

「所以你就這樣放著Sevastyan跟那個叫做Chris的獨處?」

「你知道那樣多危險嗎!Cap!」

「嚴格來說不算是獨處,Tony,有其他人員的。」

「有那麼嚴重嗎?Sebastian是個成年人了。」

「但是他的心很單純,比起現代的某些早熟的小鬼還要單純得多了!要是對方利用他的單純怎麼辦!」

「要是他真的敢對Sevastyan出手,到時候後就把他閹了。」

「要防範於未然啊!!」

「是說你們的婚禮上伴郎可以找Sabs,親生兒子當伴郎應該很稀奇。」

面對復聯眾的七嘴八舌,Steve難以招架的看向Bucky。

「總之,婚禮不會不舉行,我們決定公證就好。至於Sebby跟Chris,目前好像也還好。」

Sebastian有些飄飄然的坐在沙發裡看著他的雙親與復聯眾的哥哥們討論,他並沒有跟他的雙親提到他們其實接吻了。

因為那只是演戲的排練,不是嗎?

 


评论(37)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