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甜美的秘密 (上)

終於有時間碰電腦跟寫文了嗚嗚嗚……先發上,希望下明天就能發出來,留言跟私信下次更新再回,真的很抱歉m(_ _)m

這是一篇教師節應景文。師生+養成的現代AU,ABO設定,背景設定可以參考這篇梗,吧唧是17歲的高中生,史蒂夫是35歲的高中美術老師,兩人其實已經在父母同意下合法結婚有一年了,但是基於校規,他們在吧唧成年畢業前都不能讓其他人知道他們之間的關係……

雖然不違法但三觀不太正,能吃再點吧

 



___

 


 

周五的下午三點,神盾高中裡,除了還留在校內參與社團活動以外的學生大都陸陸續續地走出了校門,巴奇卻不是其中的那一個。

在置物櫃前與幾個感情比較好的友人--娜塔莎、山姆、史考特以及馬克西莫夫雙胞胎兄妹聚在一起的巴奇一邊閒聊著,一邊從櫃子裡把原本手裡的課本跟櫃子裡的一個紙袋交換後關上了櫃門。

「今天是什麼?」娜塔莎看了打開紙袋確認內容物後笑容滿面的巴奇一眼,隨口問道。

晃了晃手中的紙袋,巴奇有些得意地瞇著眼笑著,「甜甜圈,我特製的。」

「讓我吃吃看。」

眼看皮特洛那麼說著,手就要伸過來的模樣,巴奇趕緊將紙袋小心地抱在懷中,「不行!這是要給羅傑斯老師的,你想吃下禮拜一我再帶來。」

聽到巴奇那麼說,皮特洛還沒回應,娜塔莎就先舉起了手,「那我也要。」

「我也要。」

「我也。」

看著眾人紛紛舉手,巴奇不禁笑了起來,仰起下巴心情愉快地對大家承諾道:「好好好,下星期一我會帶一大箱來的,你們不用搶,每個人都有。」

「太棒了!」

「我很期待。」

「順便幫我跟羅傑斯老師問好。」

在巴奇點頭致意並揮手道別轉身離開後,留下來的其他人都各自己整理好了自己的東西,準備離開學校。

大夥一邊走著一邊討論等一下要到星巴克去時,好奇得受不了的史考特終於忍不住開口,將一直藏在心中的疑問問了出來。

「巴奇跟羅傑斯老師應該在……交往對吧?我是說,他們總是一起上學一起放學,而且兩人對彼此的態度也很明顯……」史考特不知怎地有些緊張的東張西望,還放輕了音量,「但學校規定老師跟學生之間不可以交往……」

其他人面面相覷了一會,然後同時看向史考特,跟他最好的山姆搭著他的肩對他解說關於巴奇跟羅傑斯老師之間的特殊關係。

「放心吧,你剛轉來半年所以不知道,他們從高一入學就是這樣出雙入對的,」山姆比了個手勢,「不過不用你來瞎操心,他們並沒有在交往,他們會老是在一起是因為羅傑斯老師是巴奇的鄰居兼監護人。」

史考特意外地眨了眨眼,「監護人?」

接過山姆話的是娜塔莎,從初中就認識巴奇的她比山姆更清楚巴奇的事。

「他的父母從他出生後就一直忙著工作,很少在家,住在他家隔壁的羅傑斯當時已經成年了,而且就讀市內的大學,所以能就近幫忙照顧巴奇,」娜塔莎聳了聳肩,眼中帶著奇妙的笑意,「由於照顧得很好,後來巴奇的父母就乾脆全權交給羅傑斯照顧了。」

「哇,所以羅傑斯老師算是巴奇的實質父親囉。」

「沒錯,所以比較親近是很正常的事,連校長也都知情。」

「原來如此,」雖然點了點頭,但史考特還是不死心地繼續提出疑問,「不過一個單身的適齡Alpha,跟一個青春洋溢的年少Omega,每天朝夕相處難道真的不會產生感情嗎?而且他們都沒有跟其他任何人有過緋聞……再說了,就算是親兄弟姊妹也不會每天一起上下學吧?」

「你奇怪的電視劇看太多了,史考特……誰說每天朝夕相處就會談戀愛?沒有傳緋聞可能只是還沒找到適合的對象……」山姆嘆了口氣,一手搭在史考特的頭上,將史考特的頭跟著自己的右手一起指向一旁苦笑的馬克西莫夫兄妹,「你看,皮特洛跟汪達不是也每天一起上下學嗎?」

跟自己的雙胞胎哥哥互望了一眼後,汪達看向史考特,垂下了眉毛,「原來親兄弟姊妹每天一起上下學是件很奇怪的事?」

「我……我不是這個意思!」由於雙胞胎的表情,自覺說錯話的史考特趕緊舉起雙手擺在胸前,「抱歉,汪達,皮特洛!算我說錯話,等一下經過星巴克我請客,全部的人我都請!」

「喔!你太上道了,那我可得找老頭一起來!」說著,滿臉笑容的皮特洛立刻從屁股口袋裡取出了手機,準備用Line通知克林特‧巴頓--他們的歷史老師。

「等等,不關他的事吧!」史考特一臉WTF的表情大聲囔囔:「為什麼我要連他一起請?!」

「你現在是不是又要懷疑巴頓跟皮特洛在交往啊?」

面對娜塔莎微笑著的揶揄,史考特只能再次擺出求饒的姿態,「饒了我吧。」

在嘻笑聲中,他們就這麼一路喧鬧著,離開了學校。

 

 

*** *** ***

 

 

對於朋友之間談論自己跟史蒂夫之間的關係一無所知的巴奇只是開心地抱著紙袋,哼著歌滿臉笑容地來到了史蒂夫所在的美術器材室內。

理應正在整理教材的史蒂夫卻正站在門口等著他,巴奇才剛踏入門口,就被史蒂夫擁入懷中。

聽到身後門被鎖上的聲音,巴奇不只一點都不驚慌,反而因為被史蒂夫溫和有力的臂彎擁抱著的溫暖而安心地閉上了雙眼,一會後才輕輕問道:「羅傑斯老師,要吃甜甜圈嗎?」

沒有回答,史蒂夫只是捧起了巴奇的臉,低聲說道:「現在只有我們,巴奇。」

聽出史蒂夫這句話的含意,巴奇先是睜大了眼睛,接著笑了起來。

「不叫我巴恩斯同學啦?明明是你自己說只要在學校我們就必須要以姓相稱的……」嘴裡像在抱怨的巴奇嘴角卻帶著笑意,親暱地低喚著眼前將自己完全擁在懷中的Alpha的名字,「史蒂夫。」

笑著,巴奇抬起了頭,與那雙溫柔的藍眸相望,接著再度閉上了眼睛,接住了史蒂夫低頭印上自己嘴唇的吻。

即使被一個健壯的成年Alpha鎖在密閉的室內,身為Omega的巴奇卻毫不恐懼,甚至有些興奮,因為他確信史蒂夫絕不會傷害他。

更何況他的身心內外都早已是屬於史蒂夫的了,為了不讓別人發現他已經是個被標記的Omega,他的後頸上被標記的咬痕印記平時都被上衣的高領給掩蓋住,而標記他的正是眼前這個金髮的高大Alpha。

是的,事實真相有時候比史考特常看的電視劇還要離奇。

巴奇--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跟他的高校教師兼監護人史蒂夫‧羅傑斯不只是監護人與被監護人、師生,甚至並不只是單純的Alpha與Omega的結合情侶,他們之間還有著比情侶更深的親密關係。

雖然相差了18歲,巴奇也還未成年,但他們不只是身心相愛的一對AO伴侶,,法律上他們也是合法的配偶。

因為去年夏天,巴奇16歲、史蒂夫34歲的時候,他們就在巴奇父母的許可下,正式締結了婚姻關係。

從巴奇出生後史蒂夫就一直陪在巴奇身邊,對父母長期在外奔波的巴奇來說,亦兄亦父亦師的史蒂夫是他唯一的心靈寄託。

而伴隨著巴奇的成長,他心中對史蒂夫所抱持著的那種混合了憧憬、倚賴、依戀、崇拜、敬愛等等複雜的感情慢慢地融合並演變成了帶著性欲與獨佔欲的愛情。

到了巴奇16歲第一次性覺醒,發現自己是Omega時,他就利用了熱潮時的本能與衝動,鼓起勇氣對史蒂夫告白。

盡管史蒂夫對標記未成年的巴奇有所猶豫,但他還是坦承了自己對巴奇擁有同樣的感情。於是在喜出望外的巴奇主動要求下,史蒂夫最終還是標記了巴奇。

在他們因愛情與本能的趨使下結合後不久,巴奇的父母難得回家,史蒂夫就對他們報告了這件事,沒想到巴奇的父母不但沒有反對或生氣,甚至乾脆順理成章地讓他們登記結婚。

他們可以自由來去彼此的家,不過因為史蒂夫的家堆滿了繪畫用的器材跟大量的畫作,所以基本上他們都待在巴奇的家比較多。

總之,他們是一對合法配偶,所以他們之間不要說接吻了,就算進行性行為也屬於合法,唯一的問題在於,史蒂夫跟巴奇不只是彼此的伴侶,他們還是同一所學校的師生。

為了公平起見,社會觀點普遍認為所有老師都必須對他的所有學生一視同仁,不可有偏愛,否則就是對其他學生的歧視,而且教師也有利用權力逼迫學生的可能性,因此有些學校更是特別規定,即使學生已成年也禁止老師與學生談戀愛。

更何況巴奇尚未成年,所以,雖然巴奇跟史蒂夫已經在父母的同意下結婚一年多,但只要巴奇還沒從這所高中畢業,他跟史蒂夫之間的婚姻關係就絕對不能公開曝光,不然即使法律上並不違法,但依這所高中的規定,不僅巴奇要被退學,史蒂夫也必須捲舖蓋走路。

因此他們平常在學校都相當恪守本分,保持著一定的距離,雖然還是有些跟他們倆都熟識的朋友或多或少都察覺到了他們之間非比尋常的感情,但大部分情況下只要他們說出史蒂夫從小就照顧巴奇的特殊關係,其他人都會很快認定他們之間的感情像是家人,而不會想到他們其實是一對合法伴侶。

這間位於走廊最邊間的角落,平常根本沒人來,也沒有監視錄影的美術器材室是史蒂夫跟巴奇在學校裡唯一能夠像在家裡那樣親密相處的地方--甚至可能有些太過親密了。

在結束了與史蒂夫的親吻之後,巴奇輕輕推開了史蒂夫,走到了室內中央的桌子邊,將懷中的紙袋放到了桌面上後,轉身靠著桌子,別有深意地笑望著史蒂夫。

「我記得你都是在這個桌子上放著臨摹用的道具……」掌心撫摸著桌面,巴奇望著史蒂夫有些出神地低語著:「每次我都想……如果在這張桌子上跟你做愛的話……會是什麼感覺……」

「……只要在學校裡,你就是我的學生……一個老師不應該跟學生做愛。」

壓低了嗓音,史蒂夫嘴上那麼說,腳下卻已走近了巴奇身邊,凝視著他的藍眸中滿是藏不住的愛情與欲念。

眨了眨眼,巴奇輕笑了起來,拉過史蒂夫的手,讓他彎下腰,望著近在眼前的史蒂夫細語:「剛剛是誰說這裡只有我們,還吻了我的?」

挑起眉,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後,史蒂夫湊了上去,雙手搭在巴奇兩旁的桌緣上,一開始還有些猶豫,但在巴奇敞開嘴唇主動將其迎入後,史蒂夫就不客氣地將舌頭伸進了巴奇的口腔裡,兩根舌頭在彼此的唇齒間親暱地交纏著。

「……這個時間誰都不會到這裡來的……老師……」往後整個人坐到了桌面上,巴奇舔了舔被吻得濕熱的紅潤唇瓣,一手撐著桌緣,一手伸入他所帶來的紙袋裡摸索著,「要一起分享我特製的甜甜圈嗎……親愛的史蒂薇?」

看著巴奇手伸入紙袋內摸索的模樣,史蒂夫揚起了眉,「……我記得今天早上我們就把甜甜圈吃完了。」

巴奇昨天晚上的確一時心血來潮做了一大堆甜甜圈,但他們兩個本來食量都很大,很快就分食掉大部分的甜甜圈,剩下的也在今天早上當早餐配牛奶吃掉了,所以從一開始史蒂夫就不認為裡頭真的是甜甜圈。

就像史蒂夫所預測的,他的Omega笑得很天真爛漫,就像是可愛單純的少年,但他手中所拿出來的卻是很不符合他這個年齡以及這個場所、他們表面上的身分相處時所應該出現的東西。

「保險套跟蜂蜜口味的潤滑劑,替換用的內褲,還有一包衛生紙。」巴奇得意洋洋地將紙袋中的物品展現在史蒂夫面前,「這下你可沒有理由拒絕我了吧?」

「我就猜到是這種甜甜圈……」看著保險套包裝上的粉紅色甜甜圈圖案,史蒂夫忍不住失笑,伸手掐了一下巴奇的鼻子,寵溺地輕聲責備:「巴恩斯同學,準備的那麼齊全,那麼想在學校裡被我操?」

皺起了臉,巴奇揉了揉鼻子,含糊不清地說道:「嗯……我想要在這裡……羅傑斯老師……」

然而史蒂夫卻只是望著巴奇躊躇不前。

畢竟再怎麼說,他們都還是老師與學生的關係,即使私底下他們已經結婚,在家中愛怎麼做就怎麼做,但是在學校裡,史蒂夫還是有所顧忌。

之前巴奇就曾經有意無意地誘惑他,但史蒂夫以這裡沒有事前準備用的道具,要是做愛會傷到巴奇為由而拒絕了。

所以巴奇這次準備的那麼充裕,史蒂夫心裡倒不是那麼意外,他的巴奇總是讓他感到驚奇,他只是有種微妙的罪惡感,直到結婚一年多的現在,史蒂夫心裡依然有某個聲音譴責他,指責他利用照護之便誘導了巴奇--令一個未成年的Omega愛上自己,好讓自己能永遠佔有他。

而且現在並不是在他們甜蜜的家中,而是在學校裡,他們彼此鮮明的立場更讓史蒂夫對在這裡與巴奇做愛這件很有魅力的邀約感到相當猶豫。

見史蒂夫只是盯著自己看卻沒有更進一步的行動,巴奇索性脫下了鞋子,大膽地將腳放到了史蒂夫的股間,並用腳趾輕輕摩蹭,淺笑著低語:「你不想試試看嗎?下次上課的時候……看到這張桌子就想到我在上面被你……唔嗯……」

巴奇還沒說完的話都被史蒂夫用嘴堵在了唇裡。

 

 

 

 

 

 

 


TBC

 

 

___

 

 

 

雖然巴奇未成年,但是在父母的允許下結婚的他們做愛是合乎美國法律的,不是戀童喔(你


评论(14)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