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Raining




___

 



大概接續這一篇

從那天之後,史蒂夫的心中一直下著傾盆大雨。

 




___

 

 

 


磅礡雨聲驚醒了史蒂夫。

黑暗中,坐在椅上的史蒂夫眨了眨有些酸疼的眼,抬起頭,有些茫然地看向四周。

發現自己身處於會議室,以及依舊緊握在手中的髮帶後,他才想起自己大概是太久沒休息了,剛才痛哭過後居然坐在椅子上睡著了。

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還下起了雨,史蒂夫望向透明玻璃窗外的夜空,濃密厚實的雲層雖顯得陰暗,不過並沒有下雨的跡象。

史蒂夫稍微睜大了眼睛,側耳傾聽。

混雜在迴響耳邊的嘩然雨聲中,逐漸清晰的,是那一天,巴奇呼喚自己的聲音。

「史蒂夫。」

輕柔,卻彷若驚天巨雷,重重震撼著史蒂夫的心臟,但他不再驚訝,反倒感到了安慰。

就算每一聲呼喚都像是在撕開史蒂夫不斷淌血的傷口,一點一點、一片一片,史蒂夫還是甘之如飴。

摀著已痛到麻木的左胸,史蒂夫輕輕闔上了雙眼。

史蒂夫覺得很不可思議,為什麼自己還在呼吸?為什麼心臟還在跳動?明明那個唯一讓自己牽掛的人,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

沒有了巴奇的現在,史蒂夫只剩下了回憶。

他甚至不再作夢,因為夢境再美好也只是夢,不再有巴奇的未來,就像是再也無法實現的夢,沒有任何一絲存在的必要。

於是他開始在回憶中尋找巴奇的存在。

對如今的史蒂夫來說,唯有記憶是曾經發生過的真實。

閉上雙眼,他可以從記憶中看到巴奇笑著跟自己說話的模樣,從布魯克林的少年時期,一直到瓦干達,無論何時,巴奇向自己展現出的笑容總是那麼溫柔,充滿真切的關懷。

忽然間,自動門往一旁滑開的聲響將史蒂夫從回憶中拉回現實。

睜開沉重的雙眼,映入史蒂夫眼簾的只有灰暗的天空。

回過頭,從門口探進一顆跟史蒂夫一樣暗金色的腦袋,在看到坐在會議室中的史蒂夫後,與史蒂夫四眼相對的索爾臉上表情有些驚訝,又像是鬆了一口氣。

「……史蒂夫,我們都在找你,你一直待在會議室裡?」

望著索爾,史蒂夫茫然地想--我們是誰?然後才慢慢想起那些留下來的人。

盡管他很清楚自己這樣想非常惡劣,但他還是會忍不住去想……為什麼活下來的那些人,有索爾、有自己,卻沒有巴奇?

看著索爾的嘴唇蠕動,似乎又說了什麼,但心裡的雨勢大到史蒂夫幾乎聽不見索爾的聲音。

--為什麼他的心臟還能跳動?那是因為必須跳動,因為他必須將一切混亂解決,只因殘酷的命運選擇了活下來的是他--即使他寧可活下來的是巴奇。

既然沒有巴奇‧巴恩斯,那麼,史蒂夫也不再是史蒂夫‧羅傑斯,他只是一個會將自己應盡的責任完成的復仇者。

即使此身毀滅也毫無懼怕,因為他知道巴奇會在那裡等他。

在心裡充滿期待地想著,史蒂夫將髮帶收進腰間口袋裡,站起身,對索爾做出了笑臉。

「讓你們擔心了,不好意思。」

復仇者的心中,大雨仍然下著,猶如細針,不斷打在千瘡百孔的心臟上。

伴隨著那一聲不停在他的耳邊溫柔地呼喚著的「史蒂夫。」

鮮紅的淚水,慢慢地,將史蒂夫淹沒在絕望的深淵。

 

 


 

 

 

 

 

 

 


___

 

 

 

 


然後連到天降巴奇2索爾關心史蒂夫那裡

 


评论(20)
热度(46)
  1. 蒹葭37Rhapsodie 转载了此文字
© Rhapsodi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