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心臟

巴奇是史蒂夫的心臟。

阿蛇,也就是來自某個一開始就沒有巴奇的平行世界的史蒂夫,以及MCU世界線失而復得巴奇的史蒂夫之間一場半夜關於巴奇的對談。

也可以說是一篇阿蛇之所以從芽變成蛇再變成阿蛇的心路歷程。

 



___

 


 

「--心臟。」

羅傑斯看著坐在眼前與自己宛如鏡像的金髮男人,將掌心覆在自己的左胸上,半垂著眼瞼,金色的睫毛在他那總是蔚藍得不可思議的眼眸投下了陰影。

「巴奇就是我的心臟。」

浮現在那麼低語著的史蒂夫臉上的,是種對羅傑斯來說相當陌生的表情。

「……心臟?」

將視線停留在史蒂夫那覆在左胸的手背上,羅傑斯喃喃地重覆了一遍。

史蒂夫緩緩抬起頭,面無表情地看著羅傑斯一會後,才露出溫柔而狂氣的微笑。

「是那麼理所當然地在胸腔內跳動,直到停止跳動的那一瞬間,你才會意識到--」輕輕說著,史蒂夫覆在左胸上的五指立起,嘴角彷彿上揚,卻可看出微微顫抖,「原來沒有心臟,就無法生存。」

史蒂夫語氣雖輕,卻無比低沉的嗓音在羅傑斯的腦中回響著。

就算同樣身為『史蒂夫‧羅傑斯』,羅傑斯卻始終無法理解史蒂夫對巴奇‧巴恩斯所抱持著的,以友情來說太過貪欲,以愛情來說太過無私,以親情來說太過執著的,如此深沉、如此難捨的情感。

因為羅傑斯的世界裡,打從一開始就沒有巴奇‧巴恩斯的存在。

不只是巴奇,他的身邊並沒有所謂的朋友,甚至連共同為了理想目標奮戰的同伴都沒有,因為在羅傑斯心目中,沒有任何人可以明白自己的理想。

在他的認知中,除了自己以外的所有人類都是自私自利、短視近利、毫無秩序,必須由自己領導才能往正確方向前進的可悲生物。

從小就體弱多病的羅傑斯,看到錯誤就一定會出聲糾正,並不因自己的病痛而畏縮躲藏,只要遇到不公平的事情也必定會站出來表達自己的立場。

身懷著對自由與和平理想的羅傑斯,即使實在過於弱小,好幾次甚至差點被打死在暗巷裡,也會想盡辦法伸張正義,即便一絲一毫他依然不肯退讓,被暴力欺壓的過往反倒養成了他偏執又憤世嫉俗的孤僻性格。

當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時,羅傑斯對於未曾從上一次的殘酷戰爭中學到任何一點教訓,只會一而再、再而三重蹈覆轍的人類感到了無比的失望,但是他仍然想要幫助無辜的弱勢,渴望著憑藉己身之力將世界導向正途。

因此,當母親過世後,從此再也了無牽掛的羅傑斯用盡方法嘗試著加入軍隊,終於得到了艾斯金博士的青睞,參與了許多人都不敢嘗試的超級血清實驗。

在實驗成功同時,九頭蛇殺害了艾斯金博士,導致羅傑斯成為了唯一成功的超級士兵。

獲得了強大力量的羅傑斯被奉為美國隊長,代表美國對抗納粹德國,但政府卻沒打算真正信任他的能力,只是將他視為一種吉祥物,越深入了解政治的複雜以及各國彼此之間的權力鬥爭,越讓羅傑斯對目前的世界更加失望。

自身的理念與正義無法伸張的憤恨,不斷在羅傑斯內心累積,築成了一道高固的牆,將他與外界完全隔開,他已經不認為會有任何人能夠理解自己,因此,他只能獨自堅持著自己的理想。

最後讓羅傑斯對人類完全絕望的最後一根稻草,是當他為了拯救被圍困的同袍,卻被自己的軍隊上層拋棄在敵陣中不聞不問,最後僅憑自身之力脫困而出,卻在凱旋時被奉為英雄時。

看著那些人前後相差極大的嘴臉,原本就孤傲的他,從此除了自己以外再也無法信任他人。

就算會分析並依照每個人的能力去分配命令手下做事,羅傑斯也從來沒有信任過任何人,他唯一相信的,就是這個世界上只有自己是唯一可以信任依賴的存在。

然而,盡管絕望,但羅傑斯並不憎恨人類。相反的,他對人類抱持著的是憐憫與同情,盡管他知道人類已無可救藥,卻也比誰都希望能夠救贖所有人類,並引領世界獲得真正的和平。

與九頭蛇有所接觸的羅傑斯很快就發現他的理想可以藉由九頭蛇來實現--為了拯救人類,他必須去控制並領導人類,走向絕對的秩序規律,不再有戰爭的大同世界。

於是羅傑斯加入了九頭蛇,遊走於在九頭蛇跟美軍之間,一步一步地往上爬,一切只為了自己的理想--建立一個充滿了和平跟秩序,沒有貧窮、暴力跟罪惡的完美新世界。

不需認同,羅傑斯始終相信並堅持自己的信念,對於沒有任何事物可失去的他來說,唯有理想的實現是他唯一的生存目標。

為此,所有人都是可以犧牲的旗子。

在歷經了各種艱辛之後,努力不懈的羅傑斯終於在25歲那年就掌握了全世界的情報權力中心--九頭蛇的最高領袖以及國際聯盟總長。

一般民眾們都視他為精神領袖與拯救了世界於戰亂中的英雄,九頭蛇也遵奉他為至高領導者,
可以說全世界的最高機密情報跟所有資源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達成了他的理想後,站在和平頂端的羅傑斯開始下令研發觀測並前往宇宙以及其他平行世界的方法,因為他必須拯救其他世界。

透過觀察其他平行世界的過程中,羅傑斯發現了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

那就幾乎所有的平行世界都有自己--『史蒂夫‧羅傑斯』--的存在。

當然,既然自己存在於這個世界上,那麼其他的平行時空會有另一個自己並非什麼奇怪的事,讓羅傑斯感到訝異的,是所有史蒂夫‧羅傑斯的身邊都有一位『巴奇‧巴恩斯』的存在。

或許性別、外表甚至生物類別都會有些許差異,但只要是史蒂夫‧羅傑斯,他的身邊就一定會有巴奇‧巴恩斯。

除了自己以外。

而且從觀察中的結果可以得知,所有巴奇跟所有史蒂夫都是最要好的摯友、親人,甚至親密伴侶,有的世界裡他們還會結婚生子,過著平淡而幸福的生活。

為什麼只有自己的世界沒有巴奇的存在?為什麼其他世界的史蒂夫可以在巴奇面前毫無防備?

對此感到疑惑不解的羅傑斯,終於忍不住在只怕羅傑斯自己也分辨不清的衝動下,於一次的次元裂縫實驗中,不顧手下的勸告親自出馬,隻身來到了其中一個世界裡--也就是他現在所被困住的這個世界。

由於他只有一個人,再怎麼厲害也不可能敵得過以史蒂夫為首的復聯眾,沒多久就被捕捉了起來,尚在實驗中的次元連結也失去了聯繫,使得羅傑斯無法回到他自己的世界。

所以羅傑斯只能留在這個世界--然而盡管以羅傑斯的想法來說相當匪夷所思,不過他們並沒有囚禁羅傑斯。

羅傑斯是擁有自由意識的個體是史蒂夫他們的主張,而且羅傑斯此次的侵入並沒有造成任何人員傷亡,因此在東尼他們找出重新開啟通道的方法前,史蒂夫跟與巴奇及復聯眾商量後就決定暫時讓羅傑斯住進史蒂夫跟巴奇的家裡。

當然,監視還是必須的,讓羅傑斯與史蒂夫跟巴奇同居的最大理由就是因為這一點,因為他們應該會是這個世界中最能夠理解羅傑斯的人。

但是,在這無限廣闊的宇宙中存在著無數的平行時空。

一般來說,除非是極度偶然的突發意外,或是像羅傑斯那樣,為了各種目的而強行創造出能聯繫不同時空的次元裂縫,否則不同平行時空之間並不會有機會觀測到彼此的存在。

然而由於羅傑斯所造成的重大時空碰撞造成的震盪餘波,以及羅傑斯本身停留在此形成的特異存在,還有東尼他們刻意研究,導致現在他所身處的這個世界與其他時空之間很容易產生聯繫。

也就是說,這個世界遠比其他平行時空更容易被觀測到,也更容易從外侵入。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由於時空本身的抑止力以及穿過時的危險性,通常能順利通過次元裂縫的侵入者並不多,即使闖入,以史蒂夫跟巴奇的能力也都足以應付。

因此在以東尼為首的科學家們想到辦法平緩時空亂流前,目前巴奇跟史蒂夫主要負責的任務之一,就是在偵測到次元裂縫的出現後,在第一時間趕往現場擊退來自其他平行時空的入侵者,並封閉次元裂縫。

而平常他們也有其他的任務,在如此忙碌的狀況下,無論史蒂夫跟巴奇都不可能隨時隨地看守著羅傑斯。

所以為了避免羅傑斯在無人監視的狀況下做出什麼事,東尼他們研發出了一種可以透過腦波的波動,偵測出邪惡念頭的項圈,套在羅傑斯的脖子上,只要他腦子裡動了什麼不好的主意,就會發出警報聲,並同時傳達到史蒂夫跟巴奇的手機裡,讓他們可以在第一時間阻止。

於是,就這樣,羅傑斯跟史蒂夫、巴奇,三人之間奇妙的同居生活就這麼持續了兩個多月。

對羅傑斯來說,自己目前的處境不能說很好,但也不能算糟糕,除了不能在沒有史蒂夫或是巴奇的陪同下離開這個位於布魯克林三層樓公寓的所謂的家門口一步以外,他可以在家裡自由活動,擁有自己的房間,食物跟穿著也都跟他們一模一樣。

而且他剛好可以利用這個機會暗中觀察,從這個世界的情勢一直到史蒂夫與巴奇之間相處的模樣。

經過了兩個多月的觀察,羅傑斯依然難以理解他們兩人之間那異常親暱的感情。

在羅傑斯原本的認知裡,不可能會有一個人,能夠發自內心毫無所求地去真誠關愛另一個人,更何況史蒂夫跟巴奇並沒有血緣關係。

除了他們彼此之外,他們對羅傑斯的態度也是相當令他費解。

巴奇會關心他衣服穿得夠不夠、喜歡什麼、有沒有好好吃飯,就好像對待一個老朋友。

史蒂夫平常對羅傑斯的言行舉止,總是帶著教訓的語氣,以及戲謔的口吻,甚至還給羅傑斯取了個阿蛇的暱稱,就好像羅傑斯是他的兄弟一般,彷彿他不是個需要防備的敵人。

而且他們不久前還帶回了一對同樣來自其他平行世界,外表微妙地類似史蒂夫跟巴奇的圓坨狀奇妙生物,羅傑斯並不能確認他們是什麼,但他直覺來者不善,史蒂夫跟巴奇卻把他們當寵物般照顧。

這些都讓羅傑斯感到不可思議。

於是,他得出了一個結論--巴奇是史蒂夫的弱點。

就像今天,因為任務時發生的意外,巴奇為了保護史蒂夫被敵人的武器射中,不知為何分裂出了四隻像是迷你版巴奇的小浣熊。

雖然在經過檢查過後可以確定沒有生命危險,但史蒂夫似乎被嚇到了,即使帶著巴奇以及四隻小浣熊回到家裡後,整個人也一直處於緊繃的狀態。

當羅傑斯在半夜起床上廁所時,發現史蒂夫一個人坐在黑暗的客廳裡喝著烈酒--明明因為超級血清的因素,他們是沒有辦法喝醉的--看著史蒂夫憔悴的模樣,羅傑斯更加堅定自己內心的想法。

巴奇‧巴恩斯的存在會讓史蒂夫‧羅傑斯變得軟弱,而自己之所以能夠達成理想,就是因為從來沒遇過巴奇。

「……有那麼可怕嗎?」所以,他才會忍不住開口半調侃地問史蒂夫,「失去巴奇的話。」

而史蒂夫在沉默許久後,緩緩說出的話讓羅傑斯突然感到異常的憤怒。

心臟。

史蒂夫說,巴奇是他的心臟。

這真是太可笑了。

「……如果巴奇是你的心臟,那你怎麼還活著?」在腦裡回想著之前觀察過的,關於史蒂夫跟巴奇過去的經歷,羅傑斯歪起了嘴角,「你別忘了你曾經眼睜睜看著他從你眼前墜落。」

身軀大大一震,史蒂夫抬起頭,凝視著羅傑斯好一會後,又低下了頭,望著自己手中的酒杯。

「……你說的沒錯,都是因為我,才害得巴奇受了許多苦難……但他依然願意回到我身邊……」

史蒂夫的聲音有些顫抖。

「我曾經是個憤世嫉俗的孤僻小鬼,堅持著自以為是的正義,但巴奇會跟我談論許多事,是他讓我明白,許多事並非我想的那麼糟糕、那麼無可救藥,如果不是遇到巴奇,我就不會是現在的我。」

「每當我發高燒臥病在床時,睜開眼睛,就能看到巴奇,他會一直握著我的手,陪伴著我。」

「最重要的是,無論何時只要我轉頭,巴奇總是會帶著微笑,站在我身旁。」

「我不能再次失去巴奇,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因為一個人不可能失去了心臟還能活下去。」

在史蒂夫自言自語般地說了一大堆後,突然舉起右手指著羅傑斯的左胸,用一種界於悲憫與嘲諷間的表情,一個字一個字輕輕說:「但我知道你可以……因為你從來沒擁有過。」

羅傑斯睜大了雙眼,與史蒂夫那深沉得近乎漆黑的藍眸相望。

「……我不需要,」深呼吸後,羅傑斯拍了拍自己的左胸,對史蒂夫宣告,「我有自己的心臟,就在這裡。」

是的,他有自己的心臟,就像史蒂夫說的,既然他從來沒擁有過,當然也不會失去。

但史蒂夫只是用一種讓羅傑斯感到怒火難消的複雜表情望著他,直到羅傑斯轉身回到房間,他都能感受到史蒂夫的眼神,燒灼著他的神經。

 

 

 

*** *** ***

 

 

 

一個月後的某個秋日,一張臭臉的羅傑斯跟在史蒂夫跟巴奇身後,心不甘情不願地進行所謂的全家散步活動。

看著前方和樂融融,彷彿夫夫帶著一群小孩--只是長著浣熊尾巴跟耳朵--的一家人,羅傑斯心情一如往常的糟糕。

越是觀察他們,羅傑斯就越是煩躁,史蒂夫之前說的話一直壓在他的胸口,沉甸甸地,幾乎讓他難以呼吸。

他不能理解,或者該說不想去理解。

--因為,如果巴奇是史蒂夫的心臟,那麼,他不就從來沒擁有過心臟?

「史蒂夫!史蒂夫!」

呼喚的聲音打斷了羅傑斯的思考,自從母親過世後,再也沒有人叫過他史蒂夫,所以剛開始,羅傑斯並沒意識到這是在呼喚自己,直到小浣熊巴奇揮舞著雙手,笑著問他,「你為什麼一個人在後面臭著一張臉?」

看著小浣熊巴奇臉上單純的笑容,以及真誠關懷的眼神,羅傑斯愣了一會,才忍不住回問:「……你叫我史蒂夫?」

小浣熊巴奇歪著腦袋,理所當然地笑著:「你在說什麼?,史蒂夫就是史蒂夫啊?我不叫你史蒂夫,要叫你什麼?史蒂薇?」

在這一瞬間,羅傑斯突然第一次意識到自己的心跳聲。

噗通。

噗通。

胸腔內,羅傑斯的心臟有力地博動著。

就好像,在那之前從未跳動過。

 

 

 

 

 

 

 

 

 

 

___

 

 

 

 

於是,阿蛇找到了自己的心臟。

 

 


评论(17)
热度(66)
  1. 蒹葭37Rhapsodie 转载了此文字
© Rhapsodie|Powered by LOFTER